反猫复狗

30 Aug 2017

【GGAD】一支歌

我的朋友,让我唱一支歌给你听
这歌曲你曾听过,说喜欢它的叠韵
这支歌里有青草地上的足印
有老石碑前的骤雨
有旧窗楹前的晨光乍现
还有,有你十七岁的眼睛
我搜集了无数的珠宝,无一有它们的精灵

这首歌起调不低,和声却不够高
当我想起缺失的音符
没有魔法能熄灭懊恼
在血红的日出,在苍蓝的雪后
多少次我唱起这首歌
伴随狂风撕裂大地
惊雷助我把苍天击落

我的朋友,让我唱一支歌给你听
好叫你知道我的时光从未浪掷
幽灵也不曾对我嚎鸣
这歌中有血,人人都传唱
血液侵蚀软弱者的肌髓
巨龙的鳞甲却越发刚强
多少夜我在星河徜徉
看见国王拥抱着金龙
但月色下
爬满青苔的墙板上
只有你铅印的眼睛

在温暖的高山,在黑深的湖畔
你可有闲回忆我们的歌声?

愿你心刚如不朽的金...

24 Aug 2017

今天和别人讲一个故事:一个小朋友坐在窗边,一只鸟飞过去了。他很惊喜,跑去找妈妈来看:“有一只鸟!”
妈妈不看。他就坐回桌边。又一只鸟飞过了,他看着,什么也没说。
对方问:故事在哪儿呀。

26 Jul 2017

雨水和雷声

世上我最爱的时刻

23 Jul 2017


扎导的超英电影 总是激励我 应该做一个更好的人
窗外天亮了 我想我还有那么多该做的事情没有完成
但无论怎样 真高兴看到这些故事

伯爵茶:

过于美丽了
被久违的震撼击中
想我扎

 
23 Jul 2017

乔治·奥威尔 选自《我为什么要写作》

或许,两百年前
我是个快乐无忧的牧师
宣扬永恒的判决
同时照看我的胡桃生长;
可是,唉,生逢邪恶年代
我去哪里寻找那样舒适的港湾
看我唇髭疯长
没有一点僧侣的样子;
当时局向好
我们轻易便兴高采烈
于是哄骗不安分的思想入睡
并把它们安放在树荫深处;
一切无知的声名,我们愿意背负
世间的乐趣?就当它们不存在好了
藏身在苹果树干上的金翅鸟
就能让我的敌人们胆战心惊;
少女的小腹,还有杏子般的乳|房
浮现在阴凉的小溪之上
拂晓时分,有马匹和鸭子列队飞行
一切原来只是一场梦;
不准再做这样的梦
我们荒废欢乐,或将其埋葬
特种钢打造出马匹
矮小的肥佬骑着它招摇过市;
而我只是条蠕虫,永远不知道转变方向

19 Jul 2017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18 Jul 2017

这实在是最应该创作的时代

14 Jul 2017

当你意识到你不够尖锐,不够犀利,不够清醒,不够绝望的时候。那种痛苦是很可怕的。你有一股刚强的愤怒,像钢铁一样又冷又硬,闪闪发光,但你的创造力稀薄又浅淡,不足以涂满整个骨架。你看着凝不住的涂料汨汨地流下来。你要哭了,又或者是尖叫。但是你连故事都说不清,又怎么能说清你内在的挣扎呢。你只好沉默了。这沉默是懦弱,是失败,是隆隆作响的世界的惩戒之刃,劈头地扎下来。

06 Jul 2017

编故事真难啊

这是在往骨架上贴上皮囊。但有时我们过分修饰外皮,最终削掉了颧骨,磨平了下巴。

骨架确定是丑的,皮囊不能把它修饰成美的。我需要一个丑陋的身体,我对血肉姿态的审美不能改变它的本质。越是把不适宜的外皮绷紧,越只能让骨头崩塌。

我面前的脸型太尖锐了,我得模糊它。我往上一层层地添加脂肪,怕人看出隐藏在后面的秘密。但是当我注视这张臃肿的成品时,我到底是失去还是得到了呢。

05 Jul 2017

一千字

昨天和朋友们说,以后要坚持每天写一千字,积少成多,明年这个时候就写了四十万啦。原意是写一千字《寒松传》,结果想起这件事情时已经躺在床上,快十点了,不要说写一千字半白话,连电脑都拿不起来。
现在正侧着脑袋,奄奄一息,在手机上打字。
今天我脑子里有四个故事。它们或多或少地没有成型,我只能描述它们的主要画面。

第一个故事关于一场大火。中国式的八角塔,周围环绕着一片莲花池。我还没有决定它发生在夏天还是冬天。如果是冬天,池水枯涸,百草萧瑟,火焰容易引燃。但是我喜欢夏天的意境。在深黑的背景里,大火燃烧起来了,宝塔在烈焰中噼啪作响,浓烟模糊了它优雅的轮廓,鲜红的火光点亮了层层碧叶中摇曳盛放的莲花。它们曾经看起来那...

02 Jul 2017

故事

有时我想和人说说话,有时又不想说。
想说是因为,我有表达的渴望。不想说是因为,我也许不喜欢得到的回馈。
这是很正常的。言辞一旦出匣,就不再受主人控制。凡举沟通,必有误差。何况我还是个懒惰的人,我不愿意说那么多话。如果阐释终究无法弥合那座摇晃的桥梁,还是让我停留在沉默的深渊里吧。
但是我还是想表达,这渴望让我痛苦,这渴望我说不出来。在一个寂寥的秋夜里我感到寒冷。在一个寒冷的雪天里我感到疼痛。我说不出它们来自哪里。我也许能说。但我不能解释。我也许能解释。但对方不能听懂。
这个时候,我发现了故事。
故事是逃生的通道。故事是黑暗中的花苞。它把我从沉默里拯救出来。它说我所不能说的话。它为我尖叫。让我痛哭。代我披坚...

30 Jun 2017

故事是逃生的通道
故事是求生的桥梁

25 Jun 2017

最近的我

24 Jun 2017

【普罗米修斯】神之造物 (END)(David/Shaw)

赶上契约的剧情觉得很好玩,存一发。这是2012年九月上映时写的。第一次和同学一起去看电影,回来以后写在草稿纸上。我记得我们都不知道这是什么类型的片子,看了以后相对无言,决定再看一场蜘蛛侠。

严格说这大概是我欧美电影圈写的第一篇文。一年后我才开始写了第一篇POI。带着那个时期特有的第一人称、冗长和自伤自怜(。但是大概是出于同情心,自己觉得挺可爱XD

1.
当她的双手捧起我的头颅时——我没有神经,脱离了传感器,甚至连联接触觉的线路都被撕裂了——但我分明,且毫不怀疑地感受到了那羽落般轻柔的触碰,以及她疲惫的,混合着鲜血和钢铁味道的呼吸。
“委屈你了。”她干巴巴地、毫无歉意地说。把我的头放进她满是尘土的提...

21 Jun 2017

世间万物都在下雨
天空,檐角,老喷泉
浴盆,地板,洗手池
茶壶,钟表,我的梦
水声,水声,水声

21 Jun 2017

英雄,苦难,理想主义的破灭与私人情感的升华

 ——简论DCEU三巨头塑造的共性,兼论《神奇女侠》剧情的缺憾

《神奇女侠》上映后,在舆论上,确实比她DCEU的伙伴们获得了更高的评价。但针对这个角色也有很多批评,例如说她“天真”“圣母”“不知变通”。这让我觉得很有意思,因为她在DCEU的两位同伴,《钢铁之躯》中的超人和《蝙蝠侠大战超人》中的蝙蝠侠,也都在性格塑造上饱受批评。我认为这并不是巧合,其中的原因是一致的:DCEU的英雄角色呈现出与以往银幕英雄不同的另一种风格,而很多观众并不熟悉它。今天有时间,展开聊一聊。

 《钢躯》和《蝙超》都是扎克·施耐德导演的电影,而施耐德夫妇也是《神奇女侠》的故事和制片,...

06 Jun 2017
我的LOFTER登录首页:
www.lofter.com/login/jofing/268248342
点击预览
04 Jun 2017

【剧透慎】ww里比较喜欢的几个细节:
1.大概所有人都爱的,女王说“那是给最强的女战士,但那不是你”的时候,小黛安娜不服气、志在必得的眼神。小演员太棒了。
2.斯蒂夫溺水前看到戴安娜在水面上的倒影。
3.戴安娜把斯蒂夫救上来,碰他一下又收回去了,斯蒂夫醒来时她往后一挪,像个好奇的野生动物,真可爱。
4.斯蒂夫告诉亚马逊人战争的消息,戴安娜请求女王帮忙,因为“人类正直、善良、聪明、热情,一定是阿瑞斯蛊惑了他们,他们才会打仗”。这是她第一次展现出那种贯穿全剧的执着的天真与信心,影厅里很多观众都笑了。我觉得这个点剧本设置的很好。这是一个有众神设定的故事,很容易让人觉得虚幻幼稚。所以故事反其道而行之,不强调神...

03 Jun 2017

我有一个故事关于一场大火
它在我胸中萦绕不去
只盼有一天烧透心肺,破体而出

01 Jun 2017

5.24

今天早上五点就醒了。刷了一会儿推特,突然刷到扎导的新推,发了很简单的两句话,谢谢大家的支持,希望大家知道有自杀预防机构的存在。我看到他写“please know”,眼泪不停地掉。感觉同时被悲伤、愧疚、悔恨和无力感淹没。我觉得很讽刺,因为扎克,我们如此崇敬的人,拥有如此丰富绚烂的世界观的人,在生活面前,和我们一样,如此脆弱,如此茫然无知,只有惊觉獠牙穿透的时候,才能够正视残酷世界上新的这一片角落。
这只会让我更敬爱他,但是这也让我更加为他难过。

下午去餐厅吃了一堆东西,同事遇到了,问发生了什么,我说一个很好的人身上发生了很残酷的事。说着我又哽咽了。无论从何种角度,这个故事都离我太过遥远。我的悲伤...

24 May 2017

写作痛苦等级表

以下症状随程度增加而同时存在,属于叠加关系。

一级:反复删改。
花平时三倍以上的时间写相同字数。


二级:茶饭不思。
工作不完成并不想吃东西,靠咖啡为生。


三级:夜不能寐。
盯着墙面睡不着,因为人物走形的恐惧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四级:迁怒他人。
开始对劝你吃饭或者任何挡在你和键盘之间的东西大喊大叫,包括你的猫。


五级:丧失勇气。
你确定你已经写不完这篇文章了,这绝望折磨着你。你怀疑自己的阅历和天赋,决定放弃,潜水自杀,永不出现。


六级:逃避现实。
你没有勇气自杀,你开始刷微博开新坑,假装忘记你想写这篇文章。虽然它总会以各种方式提醒你它的存在。


七级:重新开始。
短暂的娱乐蒙蔽了你的双眼...

24 May 2017

如何表达那一剑冰雪
在月色里 在虫鸣的凉夏

12 May 2017

睡眠

请把我放进 深深深深的土里

不要水 不要光 不要空气

不要让世界碰到我 任何一部分

坚实的土地 刚严的板石 请无限地厚 无限地重

每一寸 压碎我 窒息我 封印我 把我碾成碎末 与我融为一体

不要天顶 不要地基 不要缝隙

不要任何存在的痕迹

空间使我恐惧

不要风 不要光 不要声音

安静的黑暗 温暖的黑暗 坚硬的黑暗 紧密的黑暗

不要让空气碰到我 任何一部分

请求你 请求你

27 Apr 2017

我脑子里有一只知更鸟

也可能是乌鸦

或者是秃鹫

 
10 Mar 2017

谢谢大家关心。我感觉好多了。
我还是第一次把当时的想法发出来。感觉其实挺奇怪的。也许到明天早上我会后悔。因为一般我会打一大堆字。最后删掉。或者留一些不那么容易看明白的东西。然而我的情绪过得非常快。这样我回头时往往忘了我当时到底在想什么......也许这是个进步吧。我想我试图发出一句“我感觉很糟”大概有半年了。
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把这些也删掉。
刚刚回头看自己关于“往回走让人难以承受”的那部分记录。心里还觉得挺诧异的(。
我不觉得这是什么毛病。虽然我常常忍不住想,到底是所有人都那么痛苦,还是只有我承受力特别低——天啊,我想把这句话发出来也快有半年了。
如果大家都是这样的话,那大概是我太弱了。

有时我担心这是心...

02 Mar 2017

爸爸陪我散步。我们沿着林子边缘走。我和他说我的感受。我说我走在路上。心里期待着旁边的树会砸下来。地会突然裂开。天会塌下来。或者突然所有东西变成梵高式的抽象画发出有节奏的刷刷声狠狠扑向我。最后一个我没说。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理解那种爆裂的冲击需求。我想有东西发出尖叫。我想有东西冲向我震碎我。
我说我觉得冷。
我说我是不是有问题。他告诉我今天早上他想到我觉得很开心。
我很为他难过。我能体会到他的感觉。他只是希望我开心。但我从来不开心。他的生活比我糟糕的多。我什么都有但是我做不到为他保持开心。
他回去上班。我走进树林里坐下。一瞬间我想就坐在那儿。但是离大路太近了。如果他出来会看见我。我走进荒地。我一直喜欢这里。...

01 Mar 2017

声音

荒原上月色明亮 树在中央
我与我的声音搏斗 影子站在一旁

九月里来时 主动让它咬我
流出的黑暗丝滑 甜蜜的冰凉

十一月中旬 声音比我茁壮
冻伤我的脚踝 它在被褥里膨胀

一月里冰厚 影子钻进骨头
吃剩手指和小腿 月亮流满脂肪

二月里潮来 天边满是杂草
远方没有堤岸 影子游来和唱

 
25 Feb 2017

改文改到心力交瘁
养养鱼,种种花,想想春天。
一群情人节特供蝠鲼。

我也不是一天到晚拍孤独的鲸鱼的。

20 Feb 2017

my ghost whale

转载自:一千种方式说孤独

 
18 Feb 2017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