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有时我想和人说说话,有时又不想说。
想说是因为,我有表达的渴望。不想说是因为,我也许不喜欢得到的回馈。
这是很正常的。言辞一旦出匣,就不再受主人控制。凡举沟通,必有误差。何况我还是个懒惰的人,我不愿意说那么多话。如果阐释终究无法弥合那座摇晃的桥梁,还是让我停留在沉默的深渊里吧。
但是我还是想表达,这渴望让我痛苦,这渴望我说不出来。在一个寂寥的秋夜里我感到寒冷。在一个寒冷的雪天里我感到疼痛。我说不出它们来自哪里。我也许能说。但我不能解释。我也许能解释。但对方不能听懂。
这个时候,我发现了故事。
故事是逃生的通道。故事是黑暗中的花苞。它把我从沉默里拯救出来。它说我所不能说的话。它为我尖叫。让我痛哭。代我披坚执锐。替我神魂颠倒。我站在我的窗前,看平静的风吹过树冠。但在我的故事里,我正趟过奔腾的岩浆,听着隆隆的雷震,直面轰然倾圮的天穹。我精神世界的愤怒,必须用整个王国的咆哮去填补。我说不出。我不能说。但故事可以。
但故事带来另一种苦难与愤怒。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30 Jun 2017
 
评论(13)
 
热度(268)
  1. 吴山居里的小老板一颗柠檬多少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