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字

昨天和朋友们说,以后要坚持每天写一千字,积少成多,明年这个时候就写了四十万啦。原意是写一千字《寒松传》,结果想起这件事情时已经躺在床上,快十点了,不要说写一千字半白话,连电脑都拿不起来。
现在正侧着脑袋,奄奄一息,在手机上打字。
今天我脑子里有四个故事。它们或多或少地没有成型,我只能描述它们的主要画面。

第一个故事关于一场大火。中国式的八角塔,周围环绕着一片莲花池。我还没有决定它发生在夏天还是冬天。如果是冬天,池水枯涸,百草萧瑟,火焰容易引燃。但是我喜欢夏天的意境。在深黑的背景里,大火燃烧起来了,宝塔在烈焰中噼啪作响,浓烟模糊了它优雅的轮廓,鲜红的火光点亮了层层碧叶中摇曳盛放的莲花。它们曾经看起来那么圣洁,那么纯净,但在此刻,看起来又那么妖艳,那么邪恶。
在这火光中,有人在嚎哭,有人在痛斥,有人在尖声辩难,有人在放声大笑。这些声音来自同一个人,他已经疯了。

第二个故事关于一只小船。小船漂浮在一望无际的海上。小船上有一个普通的人和他心爱的女人。他们打鱼为生,在星光下唱着渔歌。海上弥漫着浓雾。浓雾里有可怕的东西,将要给唱歌的人们毁灭性的打击。我希望它是一只怪兽,可惜它不是。

第三个故事关于一个有理想的年轻人。我喜欢他,但我还没有决定好怎么摧折他。我确定的是这个故事和土地有关。我要看到广袤的平原,贫瘠的荒地,长风席卷的大漠。我还要看到茅屋上袅袅而上的青烟,阳光照进窄窗时飘舞的细尘,有人说:“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另一个人说:“天下无道也久矣。”我有一匹马,一只鸟,一条狗,一头牛。

第四个故事关于一场恋爱。它开始时是乳白色的。浪漫、温馨、传统、顺其自然。突然之间血光四溅,血污里蠕动着长虫。主角是一个青涩的男孩子。脸上的血迹让他看起来一夜之间成熟了。他躲在阴暗的仓库角落,手里攥着上世纪的猎枪。他的爱人正轻盈地、无声地,用她的十六只腕足走进来。


还有一个故事关于长城。但是太模糊了。我只有它的几个音节。

我想大概有一千字了吧。
大家晚安。






02 Jul 2017
 
评论(26)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