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故事真难啊

这是在往骨架上贴上皮囊。但有时我们过分修饰外皮,最终削掉了颧骨,磨平了下巴。

骨架确定是丑的,皮囊不能把它修饰成美的。我需要一个丑陋的身体,我对血肉姿态的审美不能改变它的本质。越是把不适宜的外皮绷紧,越只能让骨头崩塌。

我面前的脸型太尖锐了,我得模糊它。我往上一层层地添加脂肪,怕人看出隐藏在后面的秘密。但是当我注视这张臃肿的成品时,我到底是失去还是得到了呢。

05 Jul 2017
 
评论(3)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