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意识到你不够尖锐,不够犀利,不够清醒,不够绝望的时候。那种痛苦是很可怕的。你有一股刚强的愤怒,像钢铁一样又冷又硬,闪闪发光,但你的创造力稀薄又浅淡,不足以涂满整个骨架。你看着凝不住的涂料汨汨地流下来。你要哭了,又或者是尖叫。但是你连故事都说不清,又怎么能说清你内在的挣扎呢。你只好沉默了。这沉默是懦弱,是失败,是隆隆作响的世界的惩戒之刃,劈头地扎下来。

06 Jul 2017
 
评论(32)
 
热度(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