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柠檬多少坑

我心如秤。

 

最近写很多自我介绍,有一个要求写六页,都能写一篇论文。写作,我是会的。然而这些写作似乎不能帮任何人了解我。我的意思是说,我写的是我——但那是一个作品,我塑造我自己就像我塑造角色。我六岁。我笑。我看着流水总想伸手入里面。一只蝴蝶落在我肩上,我仓促的捕捉撕裂了它的翅膀,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意识到美与暴力的碰撞……这可以有趣,是的。但我本身并不值得这些描述,阅读我是在浪费时间。我是一个与世界相连的容器,我实在不知为何有人要关心这副躯壳。一台电脑或许更懂得我的感受。那么多时光与数据在电路中流淌,然后顾客们说:看,它的银白色外壳多么好看呀。庄子说“吾丧我”,“一受其成形,不亡以待尽”。或许多少有一点这样身在局中的意思。我是学生。女儿。亚洲人。空想家。我不会开车。我不能从现实之中抽身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内在的抽象与虚无互相稀释。能触摸到的东西吞噬着我们,在我们底部丛生枝蔓,如果你们能看到,朋友,它们已经咬住我们的骨头了。
我。我我我。关于我我并没有什么想表达的。每当我回首自身。我觉得无聊,也觉得匮乏。我渴求外在的感知,我要故事和知识充填我。我想咀嚼,思考,传达。我想做一台明镜,想做一片滤纸,让我在沉重的污泥之中折射出一点闪光,析解出几点净水。我也宁做一杆少年嘴里的芦苇呀。水流涌动过我,里面有爱,有自由,有年轻的悸动着的纯净与希望。我喜爱这个,而那些穿透我空洞躯壳的细微颤动已然使我耗尽,我不再需要别的了。


  258 5
 
评论(5)
热度(258)

© 一颗柠檬多少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