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过去了,从来没赢得过餐桌上的胜利。今天我请求我妈能不能不吃鸡蛋。当我说出“再这样我就要哭了”之后,我妈居然同意了。
震惊得说不出话来,立刻从餐桌上逃走了。

家庭对人的影响真的是不可估量的。今天过后任何人想逼我吃任何东西,我的第一反应都会是和他同归于尽。

不知道有没有朋友看过兰斯莫斯的《狗牙》。那当然不是真的。不过我一直觉得特别理解极端故事里的真实。在蚂蚁的眼中,树梢落下的一片黄叶就好像大地上毁灭的惊雷了。

07 Oct 2017
 
评论(10)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