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柠檬多少坑

我心如秤。

 

今天在看《魔灯》,伯格曼自传那本。我嫉妒他。当他写到七岁时第一次看到电影放映机带给他的狂热和激情,而那激情六十年来没有散去的时候。
我也想拥有那样的激情和狂热。或者我想我有。我完全理解他在说什么,当一个事物突然以一种新鲜的形式出现在你面前,你觉得整个人生都被改变了,你的思想,你的表达,你与世界的关系都由此衍生出新的意义。你无法停止去注视尽管当时你无法理解这种需求,但是反思时你就能看出那最微小的征兆。就是他说的那个画片上的女人在移动而仅仅如此就意味着如此之多的感觉。
我完全理解。所以我大概是嫉妒他的这种降临居然来得如此之早吧。

  152 2
 
评论(2)
热度(152)

© 一颗柠檬多少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