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柠檬多少坑

我心如秤。

 

The Dark Inside Me 3

阿不思遇见美人。发丝蓬松的女巫,眸光深邃的男巫,地下吧台边的蛇女对他缓缓伸手,颈后浮现流水般的鳞纹。不止一次,他被那些诱惑捕获:一颗孤寂的心灵,渴求着苦旅中的一点柔情。他在吧台边就坐,话语尚未出口,不安已侵袭而来:她美丽的面孔下隐藏着什么?她能看透他吗?她能读懂他吗?在哪些人眼中他曾那么彻底地暴露了自己?她是否和所有人一样,能在他的眼中看见对爱的绝望的乞求呢?在她嫣然微笑的时刻,唇角暗藏的是不是对这个可怜人的鄙夷呢?

他寻找完全相反的类型。深暗的头发,沉默的举止,一眼可以看透的真心。而这令他更为不安。他会成为那样的人吗?用自己的优势从别人身上获取纯粹的情感?保持着自己肮脏的秘密,接受别人的坦诚相待?可对谁他敢于给出一份真实呢?如果他不能牢牢掌控对方的生活,把他们抓在手心——他又怎么能确定自己不被再次欺骗呢?

虚伪令他鄙夷,真诚又令他骇恐,被人操纵的可能使他惊疑,控制他人的欲望使他作呕。爱是一把如此熟悉的利刃,正正反反将他刺伤。他无法与任何人建立关系。他逃开了。

他在黑暗的房间里抚慰自己,闭上双眼,假装一切都不复存在。但是即使是那短暂的欢愉中他也无处藏身。幽灵从身后浮现,低语萦绕在耳畔,画面滑落他脆弱的眼睑,深扎进脑海。那黑暗中的一抹冷白是盖勒特优雅飞起的锁骨,融金般的湿发,狼一般的眼睛,热汗恍如实质,烙印般砸落他的肩胛。“你快乐吗?”盖勒特催促地问,扣紧他的面颊,探索他的双眼,仿若在研究又一个深奥的魔法,如此好奇地投入其中。那神态曾让阿不思如此骄傲,又如此痴迷,“你喜欢吗?”

这可怕的回忆撕裂他伪饰的冷静躯壳,他挣扎着爬起,嘶声长叫,暴怒的魔法撞飞桌椅,书籍与药草翻卷,地板蛛丝般开裂。阿不思赤脚站在残局中央,一如他整个人生的隐喻。窗外雨声如震,虫声尖如刀割,他沉默地翻回床榻,任凭身体深处的喧嚣在死寂中冷透。

  208 3
 
评论(3)
热度(208)

© 一颗柠檬多少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