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柠檬多少坑

我心如秤。

 

大概半年前看索尔仁尼琴的一个访谈,画质糟透了,没有看完。他说,大意是说:“艺术家必须要对抗熵并且创造不同的势能。没有什么规定他们要负起责任,但是道义上他们应当这么做...去对抗宇宙的混乱与绝望。”
“大师们......是那些不是为了‘自我表达’和‘展示自己’而写作的人。他们写作是因为内在的责任感。”

其实我不觉得这是真的。我是说,我相信他是真的这样认为。但是,一个不热爱美的人,怎么会选择它——世界上最难成就也最脆弱的东西,来作为自己孤身对抗宇宙的武器呢。

  50
 
评论
热度(50)
  1. White Roy一颗柠檬多少坑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理解:美本身是反熵的。

© 一颗柠檬多少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