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柠檬多少坑

我心如秤。

 

The Dark Inside Me 4

当他是个少年英才时,他没能得到尼克·勒梅的回信。当他是个落魄行者时,他收到了珍贵的邀请函。他被请进那个神秘的书房。“我喜欢遇见年轻人。”尼克·勒梅说,干瘦的手指在灰袍里蜷缩,他的笑容像是真诚里藏着狡黠,“我喜欢看见他们的心。”

他在这里遇见了厄里斯魔镜。

阿不思知道这面镜子,当然。他在少年时就读过描述它的篇章,畅想过自己会在里面看见的东西。像他这样自信与众不同的男孩,从不认为自己会看见俗世的感情和权欲。吸引他的一定是更超脱而高贵的东西。他会创造巫师的未来,会深入魔法的奥秘,至少,会一劳永逸地从病痛与受苦中拯救他的家人。但若干年后的现在,他不再那么想。他看向魔镜的中央,内心只有一点卑微的渴念:他能在幻象里再次看见自己的家庭。他想看见帕西瓦尔沉默的微笑,坎德拉严肃的面孔,看见阿不福斯在庭院里疯跑,阿利安娜的金发在阳光下吹散。

但是他们没有在镜子里。

镜子里是格林德沃。保留着若干年前他把行李放在巴希达门口的造型。不耐烦的神色,明亮的眼睛,衬衫卷到了手肘,魔杖夹在耳边。他往锁着门的屋子里看了一眼,似乎在勉强维持最后的礼貌。然后他举起一只手——

阿不思后退了一大步,差点撞翻身后堆积着几世纪珍贵炼金造物的长桌。尼克·勒梅站在一边,颤巍巍地露出关切的微笑。阿不思不由怀疑这一切早在计划之中:四百岁的老人,读取年轻人的心灵取乐,后者还往往心怀感激。

“有时我们会看到不愉快的真相。别把它当回事。”炼金术士这么说。

但阿不思不能。这事关重大,事关他的罪孽与自尊。他再次被罪恶与焦虑笼罩。他回忆过去的生活,惊恐地发现它们逐渐模糊。他抽取记忆反复回放,所得到的是一遍遍验证自己从未是一个合格的儿子与兄长。他憎恨母亲森严的规矩,蔑视无能的兄弟,厌烦累赘的妹妹。但他牢记它们,强迫自己背诵那些关于背叛与忏悔的痛苦篇章,在真实与幻象交错的梦境中一次次看着自己敷衍过忙碌的母亲和玩耍的弟妹,走上堆满奖状的阁楼。一个月后,他再次出现在炼金术士面前,面色苍白,心无旁骛,要求对质那面倒映心中最深处渴望的镜子。

镜子里是一个人的背影。倚坐在暮色中的墓碑间,晚风吹乱他的发丝。他忽然转过头,眸中闪光,像一只机敏的鹰。

“不。”阿不思说。

“人们往往不能在里面看到他们认为自己想要的。”炼金术士说。

“也许是因为这个魔法有问题。”阿不思说。

“你是对的。”勒梅说,并没有被冒犯,“镜子只是我们心灵的投射,它不知道什么是对错,也不知道它照见的东西意味着什么。那由你来解答,年轻的邓布利多,你拥有你的心。”

“那么我也可以改变它。”阿不思说。

声音在他的舌尖撕裂,足以切开钢铁,但勒梅同情地看着他。

“喔,”老人说,“喔,很奇怪,我的朋友。这听起来很像,但是,人们并不可以。”



  359 7
 
评论(7)
热度(359)

© 一颗柠檬多少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