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以后写传记,就要像林语堂这样写啊,对传主抱着真挚的、热烈的爱情,找尽机会,用各种夸大的、不客观的笔墨去赞颂他们。让读者受到感染,像是手里捧着一颗心,一把火。

但是写故事就不一样,要把所有的枝节都剥离,所有的感情都舍弃。讲述人物时,用冷冰冰的目光去剖析他们,用刻薄的口吻去苛求他们,看他们穷尽梦想,酿尽大错。让读者感到震怵,像是手里捧着一座墓碑,一块冰。

27 Feb 2016
 
评论(18)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