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想了想 其它都算了 谁能投喂我这个


17岁那年,阿不思·邓布利多坐在他妹妹的坟前吐露心声。他用尽天才少年能找到的所有方式为自己辩护。黎明将至时他似乎已经在哲学上赢得了胜利。但曙光乍现的那一刻,他终于承认爱情是盲目而罪恶的。

14 May 2016
 
评论(8)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