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动物在哪里】【纽特&邓布利多】 默然回响

 

因为那句“为什么邓布利多那么喜欢你?”展开的。

友情向。

警告:大量剧透

 

 

默然回响

 

亲爱的邓布利多教授:

    

是的!我已经回到了伦敦!您的消息好快,先生!这可真让我吃惊。

我的动物们都很好。在纽约我有了一只新的鸟蛇,回程时角驼兽怀了第三胎,一个大家庭逐渐诞生了!想到我在瑞士的山地里见到这两头仅存的濒危动物时的情景,这实在很令人欣慰。

我在琢磨一个和海洋有关的名字,我猜新生儿会是个姑娘。

巫师们的发展,相反地,似乎没那么健康向上。再一次地说,先生,这可真让我吃惊:在我的印象中您并不关心政治!是的,美国人捉住了格林德沃。抱歉的是,由于保密魔法的限制,我不能说出在国会的细节。不过既然您感兴趣,我会努力解释能说明的部分。

当时他在纽约,试图寻找一位默然者。您一定听说过他们:受到压抑和创伤的小巫师,不受控制的魔法在他们体内形成了愤怒的黑暗力量。在我听见和遇见过的案例里,每一个孩子的故事都尖锐、痛苦而令人伤感,伴随着破碎的家庭和难以挽回的死亡。但是,格林德沃竟从这里面得到了灵感,他想要得到那个孩子,把那股因绝望和痛苦产生的力量化为己用。先生,我的教授,在所有我听说过的黑魔法里,没有什么比这种行为更能恰如其分地定义一个“黑巫师”的了。

接下来的故事可能会让您感到不舒服,教授。因为这同样让我感到震惊和厌恶。他利用了一个年轻男人。一个刚刚成年,心智却尚未成熟的男孩。他接近他,给他认可和爱,那是这年轻人从未得到过的东西,轻易地把他俘虏了。我们推测他原本的目标是他的妹妹,因为她符合年龄,而且当他们的养母被攻击致死时,她出现在了现场。

可他太急躁了,过早地暴露出了残忍自私的天性。格林德沃是个难以形容的人,先生。即使是在短暂的几次冲突中,他都成功地让我感到惊奇。比方说,在战斗的一个瞬间,他击倒了我,把目标抛在一边,开始对我施展钻心咒——回想起这件事时,即使作为受害者,我也不得不为那种毫无逻辑的、过度的凌虐行为感到惊讶。我看出他是如此需要这个,以至于完全无法停止自己。一个难以克制嗜血天性的黑巫师,这是多么可怕呀!

总之,事情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真正的默然者是克莱登斯,那个被他利用和欺骗的年轻人。愤怒的力量在他身上积聚了那么久,比任何人想像中的都要强大。在我们阻止他之前,大概半个纽约城被摧毁了。

……我感到悲伤,教授。默然者不是一种神奇动物,他们只是需要帮助的孩子们。但不管是麻瓜还是巫师,都拒绝接纳他们。在美国,魔法国会不承认他们的存在。在英国,我也听说过默然者被自己的家庭囚禁、隐藏。为什么我们这样对待自己的同胞呢?为什么我们这样对待我们的异类呢?受到伤害不是孩子们的过错,可是没有人关心这件事。格林德沃想要他的力量,而其他人把他当做暴露的负担。这些孩子们,他们的力量,他们的渴求和他们的声音一样,是默默然的。

因身为巫师而遭受的苦难,最终被巫师终结了。傲罗们杀死了克莱登斯。似乎没有人为此感到不安。他们押走了格林德沃,开始考虑如何消除影响和灾后重建。鸟蛇不会那么冷漠,囊毒豹也不会,没有神奇动物会看到同类的死亡而如此无动于衷。先生,我喜欢动物们。

我很抱歉,教授,我不该说到这些,这不是我的本意……但是,我想在所有人之中,您可以理解它。格林德沃看到过我的档案,他看到您为我辩护的记录。他问我:“为什么邓布利多那么喜欢你?”

我说我不清楚,先生,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您没有对我多说过一句话。但是我想我明白,当我看着克莱登斯的残骸在空中消散的时候……我想这是因为您也知道那种感觉:一个年轻的巫师,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被全世界否认,被全世界遗忘,怀抱着恐惧与仇恨站在黑暗的边缘……这时候,除了帮助他,我们能做什么呢?

您不希望我体会到那种感觉。您不希望我成为那样的人。您想要给我一个机会。您为我辩护,您也会为所有人这样做。

 

我想格林德沃永远无法理解这一点。

 

我的纽约之旅就是这样,先生。如果您有回信,我的下一站应该在中亚,据说在终年冰封的雪山上生活着凤凰。从没听说有活着的巫师亲眼见过它们,但我想可以碰碰运气。

 

祝好

 

                                             您永远的    纽特·斯卡曼德

 

 


27 Nov 2016
 
评论(49)
 
热度(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