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文手退化记录

归档看了半天,对自己感到很绝望。

我今年写了二十几个短篇,写了几万字影评,开了五个万字以上的新坑,给几个旧坑填了点土,还搞了两篇翻译。虽然如此,我一个坑也没填完,有印象的部分少得有限,回头一望全是散乱的灵光,没有一点计划性。好想掐死自己啊。

 

【一月】

 

《寒松岁后凋》(郭靖&黄药师)

他主意已定,后退一步,喝一声“看掌”,便向郭靖当胸拍去。

两人不过半臂之隔,桃花岛武功以轻灵迅捷见称,这一掌若悄然而发,郭靖必不能免。但黄药师一代宗师,之前郭靖引颈就死自不必提,如今两人对面说话,他便要出声提醒。

其实黄药师若说一句:“好啦,现下我要杀你了。”以郭靖之诚恳,必然束手以待。但他前一刻还好好说话,如今陡然发难,郭靖便反应不过来。习武之人,神在意先,自然而然地伸手格挡。他手掌与黄药师一触,就知道这一招蓄力锋锐,不可硬接。当下手腕一翻向下划去,使周伯通空明拳中有生于无之意,欲将掌力消解。

 

【二月】

 

《寒松传》(三国,大概年初有点冷,老把寒松拿出来用)

 

韩松道:“刘景升不用将军,是惧将军得势而难治耳。此人当年单骑入荆州,一夜杀尽五十五部首领。能杀人,是有果决勇武之气,尽杀之,则未免无知人用人之量。如今曹公致力平北,料有数年无力南下;江东龙首已去,幼子只图自保;刘璋昏弱,又无东出之志。只要刘景升坐观时局之意不变,将军在此待一日便一日不得用,待一年便一年不得用。逝者如斯,转瞬十年也。我料将军心怀凌云之志,必不愿就此年华空耗。”

刘备道:“虽然,我又有何办法?”

韩松道:“天下不乱,英雄不出。荆州安若泰山,则将军前途昏暗,荆州危若累卵,将军方有可乘之机。既然荆州并无外患,就为它引一个来。”

 

【三月】

 

《曙光未至》(BVS)

“布鲁斯老爷,”蝙蝠侠的管家这么对戴安娜说,“是一本行走的海明威。解读他的台词常让我觉得自己值得一个文学学位。不理解他生命中的种种失败,就不能理解他的价值。即便如此,他的决心和意志仍让我感到惊恐,而他那时刻不休的、自我苛求的本能,又让我感到痛心。”

“他是璀璨而惊人的,”戴安娜说,“我试图告诉他这一点。我远离战场已经那么久了。我从他身上看到活力,看到久远的光辉时刻。”

管家深深地看着她。

“从一个精疲力尽、屡战屡败的人?”

“正是如此。”戴安娜说。

 

【四月】

4月我写了十个BVS相关短篇,这是真爱啊!(就选五个能看的吧)

 

1.《与你同行》(Superbat)

漫长的一段沉默,他们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墓碑之前。两把铁铲倒在荒草地里,克拉克说:“去吧,布鲁斯。去挖出那六尺之下的躯壳,去窥探氪星最后之子的最后遗产。你得到我的许可了。”

 

2.《深埋六尺》(Superbat)

“你会流血吗?”蝙蝠侠问。

我会。克拉克在他的棺椁中想。我也曾流泪过。

 

3.《哥谭,一条街巷》(Superbat)

“至少我正在努力了解更多。”克拉克说,“而作为一个抨击超人的人,你又对超人知道多少?你不过也和那些电视评论员一样,傻乎乎地呆在地面上,仰头看着他从空中飞过罢了。”

韦恩猛地停下脚步。他回头时两人差点撞在一起。

“相信我。”韦恩说,他眼中突然充满了压抑的愤怒,克拉克几乎被那深处浮现的阴影震慑,“我对超人知道得足够多了。”

 

4.《哥谭,一个海港》(Superbat)

 

超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即使是布鲁斯,也只能抑制住一声喉咙深处的喘息。他竭力让自己毫厘不动。但他清楚地感觉到脚踝上本能的战栗。他颤抖了。冷汗出现在他的额间。内心深处,他为此愤恨地怒吼,但他也知道,这不是光凭钢铁般的意志可以阻止的。没有人能在第一次看到刀尖扎来时不闭上双眼。这是身体中的人类在提醒他:近在眼前的是一个可以用手指捏碎他的生物。

超人看着他,月光照亮他的面孔,在这样近的距离里,他俊美的轮廓散发出锋锐的寒意。

“你以为,”这行走于世的神灵问,“你在干什么?”

 

5.《此时无声》(Clois)

一旦你开始听到悲哀与痛苦。城市甜蜜的光辉就被瞬间抹去了。残酷的黑暗席卷上来。在无垠的声音的海洋中夺目地突出。尖叫声覆盖了这个世界。哭泣、呻吟、咆哮、嘶喊,一个接一个地涌现。克拉克慢慢地睁开双眼。他用这双神赐的眼睛注视夜幕下金色的城市。他耳边痛苦的浪潮像惊雷一般翻涌。

他深吸一口气。仿佛在拉紧脑海中某根脆弱的琴弦。他把那些声音合上了。

世界陡然一静。

滴答,滴答,滴答。那是露易丝的腕表在不疾不徐地行走。

 

【5月】

3个内战短篇,一个BVS长篇第一章。

 

1.《Always》铁&蜘蛛

“没有复仇者了。”他说,“我们失去了大部分成员,还失去了一些更核心的东西。我不知道如何把这个团队维护下去。”

“喔……”彼得茫然地说,过了一会儿,他又问道,“那你还会是钢铁侠吗?”

托尼想说不会。但是他不能欺骗彼得。不能在面对这样一双真诚的眼睛的时候。这件事情无关年龄,无关阅历,当他在那件窄小的卧室听到那句关于能力和内疚的宣言时,他就知道,他们对此的感受是一样的。

“有人需要我。”他说,“我无法停下。”

 

2.《五次幻视提出问题》铁&幻

“我的计划一半进行的很好。”他絮絮叨叨地介绍说,“我下午起床,发呆,健身,画图,晒太阳度过一整天。对所有找到办法给我打电话的人说‘你拨叫的用户已弃恶从善’。吃过晚饭我开始和我心里的阴暗面做斗争。凌晨两点我输给邪恶的意志,打开地板爬进去升级超声波武器,像跑疯了的牧羊犬一样灌咖啡。我比以前更像一个超级英雄。过着可爱的双重生活:白天是个普通人,晚上是托尼·史塔克。”

幻视听完了,指出其中的逻辑漏洞。

“咖啡因会危害犬类的生理系统。”

 

3.《从始至终》铁&冬

他知道反应堆是盔甲运转的核心,他的铁手臂攥住它向外抽拔。他的嘴里发出绝望的嘶吼。他想念封冻的冰雪时光。这是错的。这是错的。这是错的。但是这错在70年前。但是他对此毫无办法。为什么我要在悬崖上掉下去呢?钢铁侠森冷的面甲与他对视。他能看到其中故人的双眼。霍华德跌落在地面上。他看着他的双眼先闪过光彩。

“巴恩斯中士?”

反应堆发出刺人的电光,他的铁手臂炸裂出去。他跌在地上,感到恐惧、悲伤、感激与喜悦。钢铁侠冲上来了,史蒂夫也冲上来了。

史蒂夫和霍华德一起冲来。他们终将要来的。和旧日、和未来、和真相、和谎言、和罪孽一起冲来。

 

4.《Silver Lining》第一章

 

艾伦把他狠狠向前推出去,他的力气非同一般,布鲁斯险些跌倒,戴安娜几步上去接住他。

“我明天会回学校。”艾伦看着他们说,路面上雨水横流,三人间横隔着那把倒在地上的黑伞,“我会住回我的公寓,回我的实验室工作,去我常去的超市。如果在其中任何一个地方,我发现有人在监视我。”

他深吸了一口气,他的声音在雨水和雷鸣中微微打颤。

“我会来找你的,韦恩先生。”

 

【六月】

四个短篇,一章长篇。

 

1.《神降之夜》(Superbat)(我超级爱这篇!)

 

超人没有说话。他奋力向后挣扎,像一头愤怒的凶兽从胸腔里发出低沉的吼叫。布鲁斯几乎从他背上摔落下去,他急切摸索的手指终于抓住了那根铁棍,抡圆手臂往回猛抽。这一下狠狠打在猎物的背脊上,发出可怕的钢铁交鸣之声,对方弓起的身体瞬时扑倒了。尖锐的金属破口撞进地板,划出刺耳的一阵锐响。

布鲁斯仍然压在这具一动不动的躯壳上,紧抓住那根金属。他疲惫的肌肉尖叫着绷紧,呼吸急促,随时预备着可怕的反扑。一分钟过去了,实验室的冷光笼罩破碎的地板,暴雨冲刷的声音仿佛永无止息地从洞穴高处传来。

 

2.《Silver Lining》第二章

 

大都市的地标建筑,卢瑟塔远远地矗立在海湾上,莱克斯向那金色的塔顶挥挥手。

“看看它,”莱克斯说,“我的好爸爸造的,至今还是这个城市最高的建筑。‘必须是最好的!’爸爸说。他非要最高的不可。我们往上建,往上建,往上建。想要攀到天上。‘不行!’他的工人们说。‘到此为止啦!我们只能做到这样。’这就是我们能造的最高的塔了,我们对天空只能征服到这里。好吧,爸爸想,那也不错,至少我们尽了全力了——然后,你猜怎么着?超人落下来见我。”他伸出长长的手指,做了一个从高处下降的手势,正落到卢瑟塔的尖顶上。

“他是从更高的地方降落下来的。”

 

【七月】

两个短篇,一个新长篇,一个刚开始就坑了的中篇

 

1.《手有余香》(Superbat)

“我得走了。两个城市在等待。”他低声说,酒精在他颧骨上晕染出病态的酡红,他的眼睛闪着猎食者的亮光,“享受你黑暗的安眠吧,克拉克。黑暗是安全的。我向你担保。”

他站起身来,粗暴地拍打外套上的草叶。他的领带早已丢掉了,西装留下了许多褶皱,前胸口袋里有一支显示贵宾身份的深红色玫瑰,经过整晚暖气的熏烤,已经完全地盛开了。

“噢,”布鲁斯说,像每一个坚信自己清明的醉鬼一样,露出一个摇摆的、谐谑的微笑,他抽出那支玫瑰,在手指间转出一个炫技的整圆,斜摆在石碑上,“给你吧,安琪儿。虽然是个恶客,好歹我不算空手而来。”

 

2.《此时此地》(Superbat)

他大喊布鲁斯的名字,无数的蝙蝠以振翅回答。他穿过惊恐的街巷,如一个受伤的孩童高呼复仇的音节,单词如魔法让蝙蝠在暗影中现身。布鲁斯向他走来,斗篷翻飞,眼中充满狂怒。他举起右手,被拖进一个暴风般的拥抱。布鲁斯的双手摸索他的脸颊,肌肤恍若燃烧,卡尔试图说话,布鲁斯吻住他的嘴唇。

 

3.《灯后之影》(SWB无差)

看在毁灭日的份上,如果你们不能把卢瑟关进监狱,能不能让我继续留在坟墓里。或者,这难道不是“死而复生时必须知道的十件事”之一吗?得有个人告诉我那个试图杀死我、我女朋友和我妈妈的人还在出席新市政大楼的奠基仪式,而我还得给他写采访。我站在那里瞪着他们,担心自己做出什么蠢事。你能想象那个场面吧,我们站在一起,西装革履,面带假笑,都知道彼此的真实身份。他们知道我是超人,我知道他们是蝙蝠侠和精神病患者。我拿着录音笔向他们走去,感觉自己被剥光了在太阳下面走。卢瑟笑得就像卢瑟,韦恩看着我,好像我真的在做什么蠢事一样。

 

4.《Feel Him》(Superbat)

戴安娜发出追问,布鲁斯没有听清,他没在听。当那些词语从他口中滑落的时候,被错过的事实以鲜明的方式深深扎进他的脑海。意识混沌,精神撼动,他的整个身体都因为强大的感情冲击而颤抖起来。

“亚瑟是对的。”他嘶声说,“我曾经是他的向导。”

 

【八月】

一个总算不是BVS的短篇,一点长篇。

1.《继承者》(九三年)

一个人骑在马上,一身黑袍,押送着整支死气沉沉的队伍。蓝军们穿着破烂的制服,扛着枪,跟着车马在晨光里辘轳地前行。侯爵在看清了他们押送的物体的轮廓:一架被拆开来运送的断头台。遮盖的帆布在颠簸中损坏了,露出一柄巨大的、蘸着很多黑色污渍的环形刀,刀刃是擦拭过的,闪着森然的光。边沿的木头基座是不规则的深红色,血水不断地流淌下来。

“看啊,”侯爵说,“是那个刽子手,那个偷孩子的人。”

西穆尔登慢慢地转过头来看他。他脸上没有表情。侯爵没有见过这个教士动感情的样子。

“那不是你的孩子。”他冷冷地说。

“那也不是你的孩子。”侯爵说。

西穆尔登没有说话。车队缓缓地从侯爵身边驶过了。他看到泪水从教士毫无表情的面孔上流淌下来。

 

2.《Feel Him》

“你错了。”哈莉柔声说,“你不知道我看到了什么。你永远不会有机会享受我看到的世界。多么美,多么绚丽,对我张开双手。灿烂如同星空,黑暗如同永夜。我感受到爱,爱,爱。那是你没法想像的东西。”

“小丑不爱你。”蝙蝠侠说,“他差点杀死你至少有五次了。”

“那是你们这些只能用眼睛看世界的人的想法。”哈莉说,她的表情又变了,“我不恨你,蝙蝠,我同情你。你怎么能知道他对我的爱呢?在他那无限混乱的,颠倒的,嗜血的头脑之中,他爱我,只爱我一个。我知道因为我们在心灵上相通。你们看人凭双眼,你看到他要取我性命。我凭内心,先生,我知道他心里有爱。我是他的一部分,他所有暴乱的精神图景向我打开,我愿意,我感到幸福。我察觉到爱意在黑暗的宇宙深处闪光,我看到乌鸦在他的肩头栖落,那只鸟叫做哈莉,那是我们爱的证明。你不会看到的。你不会理解的。你这个只会和子弹、刀具和炸药说话的蠢货。”

 

【九月】

写了一点长篇,其它都在摸鱼。

《英剧维多利亚影评》

女王只有十八岁,她的桌边放着洋娃娃,她用警惕的眼神看人,却轻易地信任你:因为你用尊重的口气对她说话,因为你是她第一个自己选择的大臣。但更因为她年轻,她知道的东西太少,在危机四伏的海面上她第一个看到的人就是你。她信任你,喜欢你,只能抓住你,看不到你她感到害怕。她甚至觉得自己爱上你了,她想和你跳舞,仰头看着你希望你吻她。

但她不了解你,不了解世界,不了解国家。除了女王的雄心和勇气她什么也不知道。她爱你,以一种幼儿的,小兽的,直觉的,缺少逻辑的方式,用少女的盲信坚持自己的正确,用天赋的权利支撑爱情的尊严,挺直肩背想表现出威仪却只显出甜美。你认为这是错误的,当然。但是你毫无疑问地感到窃喜,感到骄傲,感到不能辜负——不是因为对君王的忠心,而是因为对弱小的爱怜。你走进猎场,带着枪和长刀,那珍贵的猎物长得娇小可爱,走到你面前柔声呢喃并且盲目地舔你的手指,你转过身,对其余的猎手露出牙齿,决定保护她。


【十月】

继续填一点长篇

1.《Silver Lining》第三章

“别装得像是你在乎!”艾伦说,他踏上前一步,“我说过,我可以——”

“我确实在乎。”布鲁斯提高声调说,他冷静的声音压过了艾伦的,“并且这让我感到愤怒。如果你给我解释的机会,我可以告诉你到底是谁一直跟在你身后,在哪里可以找到他们。但对我大喊大叫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艾伦瞪着他,张开嘴又合上了。一时间,这年轻人看起来茫然不知所措。

“你,”他说,“你……”

“她受伤了吗?”布鲁斯再次问。

“……没有。”

布鲁斯点点头。他做了一个起身的动作,艾伦下意识地伸手阻止。

“你不是第一个威胁要扭断我脖子的人,巴里,甚至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超能人。”布鲁斯说,“如果你不介意,我想站起来说话。”

布鲁斯站起身来,他比艾伦要高大,这位身着装甲的神速力者反而后退了一步。他看着布鲁斯,神色颇为踟蹰。

“你会飞吗?”他突然问道。

 

2.《Feel Him》

他怔住了。不管超人在封冻的冰面上作何打扮,眼前这个男人显然表现得比他更不在意气候,他披着一头蓬松的黒发,只穿了一条长裤,左手倒提着一根长戟,宽阔的、纹满深色图案的上身在冷淡的日光下闪闪发亮。

“只是散散心?我想也是。”对方粗声说,当他走到面前时,克拉克发现他还赤着脚。这个男人用明亮、锐利的目光与他对视了一会儿,伸出一只手来:“亚瑟·库瑞。”

克拉克下意识地伸手和他相握。

“我是,”他迟疑了一下才说,“克拉克,克拉克·肯特。”

“我听说是这样。”亚瑟回答,他深黑的双眼探究地、挑战地端详着克拉克,让后者不由觉得他或许想挑起一场质询甚至战斗。但当他再次开口时,语调相当地庄重。

“认识你很荣幸,超人,”他说,“欢迎回到这个世界。”

 

【十一月】

两个GGAD短篇

1.《海妖之夜》

格林德沃仰头大笑起来。

“谁给我编制的旗帜?”他咆哮道,“谁为我描绘的符号?”

“——而是谁迷途不返!”邓布利多厉声道,“我为你悲哀?不,格林德沃,你并不值得!是谁害死了阿丽安娜,你竟以为我不知道?你以为我会逃避属于我的责任吗?三十年来的日日夜夜,我看着我的双手举起屠刀,我知道上面有血!我为一个人的生命忏悔终身,并且希望有那么一丝机会,那悔恨也降临于你!可你不能!死亡不能帮助你,失败不能帮助你,慈悲不能帮助你,整个世界的哭泣和鲜血都不能帮助你忏悔,因为你天生就是一头冷血、病态、懦弱、只懂得逃避的野兽!”

他说完了,一时没有人说话。广阔的暗室里,两位强大巫师互相咒骂的余波嗡嗡作响。

 

2.《默然回响》

格林德沃看到过我的档案,他看到您为我辩护的记录。他问我:“为什么邓布利多那么喜欢你?”

我说我不清楚,先生,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您没有对我多说过一句话。但是我想我明白,当我看着克莱登斯的残骸在空中消散的时候……我想这是因为您也知道那种感觉:一个年轻的巫师,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被全世界否认,被全世界遗忘,怀抱着恐惧与仇恨站在黑暗的边缘……这时候,除了帮助他,我们能做什么呢?

您不希望我体会到那种感觉。您不希望我成为那样的人。您想要给我一个机会。您为我辩护,您也会为所有人这样做。

我想格林德沃永远无法理解这一点。

 

【十二月】

写了一点FH,写了个论文(居然还没写完。)

 

1.《Feel Him》

“这不是你要说的所有事情,对吧?”

他说的对,但是布鲁斯不确定这是最合适的时机。韦恩先生和肯特记者打过交道,蝙蝠侠研究过超人,布鲁斯曾经在肯特家的客厅里浏览过克拉克儿时的影像。甚至,他在最深处的幻境里体会过超人的视野。他是拥有最多机会的人了。但他并不了解面前的这个克拉克。

“我想问一个问题。”他说,“我说那天人类失去了一个愿意保护他们的人……我想知道我们是否真的失去了他。”

 

2.《格林德沃形象简析1-3》

在这个场景中,格雷夫斯可谓急切、粗暴,但他的行为也是极具蛊惑而有效的。显然,格雷夫斯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在这一控制关系中,他对猎物的操纵能力堪称精妙:他牢牢把握着克莱登斯对亲密感,对与人接触的渴望,宽容又吝啬地每次仅仅施加一点恩惠。在电影里,我们看到一个非常生动的演绎细节:当格雷夫斯收回抚摸克莱登斯的手掌时,埃兹拉·米勒扮演的克莱登斯闭着眼睛,不由自主地向前探出脖子,追随那离去的温暖。他没有得到——如果要得到他必须做得更好——格雷夫斯是一位大师级人物,他知道猎物需要什么,给他一点,但不让他满足,这样他就能持续地用这种若有若无的感情来吸引、驱使他。

 

————————

朋友们,短篇是生命之敌,写完短篇你根本一点印象都不会有(伤心地说)。你还是会觉得人生怎么这么空虚,搞半天什么也没完成。 

离17年还有两周,如果我能把论文写完,那我至少填完了一个中篇坑(有气无力地说)。

希望在WW电影上映前把银边填完,在正联电影上映前把摸他填完。

慢慢写寒松……别的就算了吧……


16 Dec 2016
 
评论(45)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