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有人觉得网络比现实更适合畅所欲言,我倒正好相反。网络过于开放了,让我感到畏缩。这是一种对暴露的不安,不是害怕别人,只是害怕自己。有时我会想到,我写东西时那种无法遏制的、尽力收敛的愿望是不是与此有关。我担心那些关于孤独和隔绝的故事,也担心它们的结局。

过去的好几年里,我质问自己修辞上的问题,“暴露与隐藏的尺度”,我记得我写过。去年我曾说我想要写惊涛骇浪上沉寂的死水,想写岩浆肆虐后板结的枯土。那时候我仍然有对修辞的欲求,有对戏剧性的难以避免的渴望,甚至有对严谨的苛刻的准则。我仍想要一些有色彩的东西。我想我终于把他们也剥落了。

我想要寻求一些简洁、粗粝、直白的东西。在我的意识里这是一堵砖墙,一把匕首,一块尖锐的岩石。一种比沉默更坚硬的东西。我想要它是死寂的,因为它传达着一种隔绝的愿望。我不要回应。因为它本身来自于沉默。

我把这隔绝掷向冰川,掷向幽深的湖水,掷向暮色中的旷野,掷向我所在的所有无人之地。它没有砸向你,我的读者,我的敌人们。我的第一块石头是来自我自己的。

所有那些冰冷和沉默。我意识中所有的荒原和长夜。它们是我无尽的源泉。像一口黒井每天涌出冰凉的甘露。它滋养着我,令我饥渴,令我迷醉,也令我瑟瑟发抖。

26 Jan 2017
 
评论(19)
 
热度(304)
  1. 白水行一颗柠檬多少坑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陆小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