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陪我散步。我们沿着林子边缘走。我和他说我的感受。我说我走在路上。心里期待着旁边的树会砸下来。地会突然裂开。天会塌下来。或者突然所有东西变成梵高式的抽象画发出有节奏的刷刷声狠狠扑向我。最后一个我没说。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理解那种爆裂的冲击需求。我想有东西发出尖叫。我想有东西冲向我震碎我。
我说我觉得冷。
我说我是不是有问题。他告诉我今天早上他想到我觉得很开心。
我很为他难过。我能体会到他的感觉。他只是希望我开心。但我从来不开心。他的生活比我糟糕的多。我什么都有但是我做不到为他保持开心。
他回去上班。我走进树林里坐下。一瞬间我想就坐在那儿。但是离大路太近了。如果他出来会看见我。我走进荒地。我一直喜欢这里。荒野让我感到宁静。枯死的银杏像是我的兄弟。我想我要在这里睡一晚直到第二天早上。但是我知道不行。他们会找我。他们会找我然后责怪我仗着有人找我而消失。
我停在岔口。要么走进更深的荒野里,要么往回走回大路上。我想往黑的地方走。我觉得那样会很勇敢。但是我看着远处的黑影感到害怕。如果我死在里面呢。我不会死。但我并不想死。我不想冒这个险。我并不勇敢。我怕死到甚至不愿冒险。
于是我往回走。意识到我在往回走这件事让我失声痛哭。重复已经走过的路看起来那么难以忍受。我承受不了这个。每一步脚步都仿佛伴随着灭亡的钟声。我冲进隔离带里直到我横穿过他们撞进路灯里。
一辆车开过去。我吓了一跳。万分真实。我真的怕死。
我并不是银杏的兄弟。
我在石桥上。旁边有很多玉兰花。在黑暗里开着。大部分是紫色。有一株是白色。她非常美。像诗歌里那样。像潮湿的女性身体。在黑暗中绽开着。我希望她是我的姐妹。
我现在要回家去了。

01 Mar 2017
 
评论(9)
 
热度(150)
  1. 亭亭少女_L一颗柠檬多少坑 转载了此文字  到 Diary
    被击中了。有时我是那么想去死,站在高崖上强迫自己往下看,头晕目眩,感觉下一秒就会顺从缭绕云雾的召唤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