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柠檬多少坑

散文杂记为主
欧美圈同人走隔壁 earlgray.lofter.com
爱发电 https://afdian.net/@lemontea

 

我们塔

(突然骄傲

哈哈,今天想起来看牺牲,半夜和朋友聊到他,突然高兴。其实虽然我和朋友说了好几年我男神,但是电影学校面试我的“最喜爱的电影制作人”三板斧是张艺谋,兰斯莫斯和希区柯克——老塔太高端了,感觉说不出三道五迷来我不配喜欢他。

不过男神也不是崇拜对象的那个意思。我不信世间有偶像。只是我觉得他的作品充满了人类特有的痛苦的挣扎,又超然地覆盖着一种普世的广博的忧伤。能这样做到的,大概是个仙女吧!(?)我看他的日记,里面的痛苦不要更平凡琐碎了(想要一只狗,他说,他还画了狗的插画。)但是在那人类之外,他有一种高处降下来给我们的奇异的视角。“In Action, how like an angle; In apprehension, how like a God.”
——我有时候就这么想来着。

但是我不会经常回去看他的片。总觉得有点诱发我的精神危机,我很害怕,所以要状态好的时候才会出来复习它们。是很rio的那种精神危机,我经常自问的那些问题:人的感受真的可以传达吗?人与人之间的隔阂真的可以被艺术言说吗?那些我透过文字、图像、音乐,以及他们的集大成者——电影艺术,想要说出的话,真的有人能够听懂吗?

不可能的,不会的,没有的。我们塔说。

孤独。孤独。孤独。我总觉得他在说。

但孤独中还是要相信希望。没有为什么,不问为什么,只是因为我们是这样的人。所以总是要相信的。

可其实他做到了。他把孤寂传达给另一个孤寂的心灵。这真是神奇的一件事情。他把他的梦境传达到了我的梦,让我自以为那是我的童年记忆衍生出来的欲求。我的梦里出现他的一扇扇合起和关上的门,白桦树,凝固和流动的水,暴雨中纸浆般破裂的世界,草面上的狂风,碎在井水里的星光。如果这不是艺术的最高权力,我们就都是又聋又瞎的狂徒了。





  82 1
 
评论(1)
热度(82)

© 一颗柠檬多少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