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柠檬多少坑

昨天进山去上香。山里人都是慢性子,早说要修缮一直没动工。山门前累着两捆木材,湿气重,已经都长青苔了。但走过一看,好像是微妙地动了些功夫,塑像重新镀了金身。主庙暗淡无光,是古早传下来的建筑,修在天然形成的一个岩洞里,最深处是观音像。我总记得此地没有空调也有一股寒气。但今日并没有。大概实在太热了。洞边有一潭池水可以投币祈福,没人料理,已经是一潭灰乎乎的浑水,落满了叶子。我妈踟蹰了一会儿,大概是看太脏了,终究没拜它。
我妈非要我自己提着两桶香油送到佛祖案前,以示诚心。一路哼哧哼哧提到山上了,只在殿前地上撂一会儿。接待的年轻和尚一身灰衣,已经热心地提了给供上了,把我妈看得欲言又止。此君课业并不专心,我进门时瞥了一眼,正在蒲团上盘腿玩手机。
问住持哪儿去了,说去参加某地六月十六的观音莲花法会了。三天才回来。我小时候大师给我看过相,说我日后要做官。我妈自此就很信他。说要等大师回来。又问怎么今天就出发了。这和尚于是大道苦水,大约是山中无事,这点故事已经说得很熟练了:大师不熟悉网络,没订上当天的高铁票,只好买晚上的卧铺,又因为是晚上的票,只好提前出发等在站里,想想都麻烦。
我要听笑了。但是没敢。一会儿我妈推我去跪拜菩萨,我虽然不信神佛保佑,却一直觉得这些微笑的塑像们能看进我的脑子。跪在那里就很惶恐,怕舌头下面打转的歪诗被菩萨听到:
松下问童子,言师开会去。不在此山中,守在售票处。

评论(12)
热度(280)
回到首页
© 一颗柠檬多少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