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柠檬多少坑

我心如秤。

 

本来以为自己一个月没写东西,翻一下记录发现两个月了。整个月以来我的文档里就增加了一句话,是在飞机起飞前一天写的。我写道:“巨龙在平原上展开双翼。”我记得我当时总想把它改成别的什么,我觉得平原并不壮阔,为什么不是悬崖,飓风,雷电呢,然而平原有种别样的魅力,在五个版本之后我把它留在那里了。
加州阳光毒辣,到处都是棕榈树。喷泉哗哗涌流。道旁种满一人高的芦荟,像史前植物一样长着锯齿。太阳七点五十分落山。街道边的玻璃炭盆里燃着篝火。我想着要记日记和影评。但一种根深蒂固的念头总是阻断它:你太幼稚了。你的想法并不重要。结果我只是每天早上在笔记本上写打算看的老电影,接下来写要去超市买的东西。于是“假面”旁边写着“咖啡”“菠萝”和“树莓两盒打折”。“码头风云”旁边写着“卸妆水”。两个都没被划掉,因为我既没看完这个片子,也没化过妆。我的生活里充满了毫无意义但就是很想买的东西。啤酒,蓝奶酪,雕刻时光的硬壳装就好像我会读似的。柠檬片形状的冰盒。今天想看包豪斯的纪录片。猕猴桃但是我不喜欢它们毛绒绒的样子。我在奇怪的地方斤斤计较。便签纸卖4刀一盒,我路过了四次都没下决心——天啊,这只是便签纸!

晚上睡前听到远处云层间的轰鸣,一开始我以为是雷雨的先兆,然后我意识到八月没有雨。那是洛杉矶国际机场飞机起落的声音。

  196 16
评论(16)
热度(196)

© 一颗柠檬多少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