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4

今天早上五点就醒了。刷了一会儿推特,突然刷到扎导的新推,发了很简单的两句话,谢谢大家的支持,希望大家知道有自杀预防机构的存在。我看到他写“please know”,眼泪不停地掉。感觉同时被悲伤、愧疚、悔恨和无力感淹没。我觉得很讽刺,因为扎克,我们如此崇敬的人,拥有如此丰富绚烂的世界观的人,在生活面前,和我们一样,如此脆弱,如此茫然无知,只有惊觉獠牙穿透的时候,才能够正视残酷世界上新的这一片角落。
这只会让我更敬爱他,但是这也让我更加为他难过。

下午去餐厅吃了一堆东西,同事遇到了,问发生了什么,我说一个很好的人身上发生了很残酷的事。说着我又哽咽了。无论从何种角度,这个故事都离我太过遥远。我的悲伤非常真实,又万分虚幻。我并不了解他们的生活。我没有相似的经历。我没有立场做出劝慰。我隔着世界上最大的海洋,一万公里云雾,两种文明,一块屏幕,自顾自地悲伤着。网络让我们成为玻璃罐子里的幽闭患者,在一览无余的屏障间徒劳地窥探与躲藏。我看见了那情感,同时看见了它的不可介入。我从未如此强烈地感触陌生人的悲痛,也从未如此强烈地体会到陌生人之间的隔阂。
在扎导的作品里,我曾不断汲取珍贵的情感和审美体验。即使是在这样的时候,我竟仍然获得了新的东西。虽然我更希望没有这样的机会……但这就是生活。

24 May 2017
 
评论(6)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