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松传-02

改了一下上一章称呼,影响不大不用看。以及是的,我改了头像_(:з」∠)_


第二章 志才


戏志才撩起帷帘,踏入小帐内。里面空空荡荡,有一张小榻和一张木几。韩松依旧男孩打扮,坐在几前,仰头望着帐顶。见戏志才进来,起身行礼道:“多谢先生前日相救。”

戏志才道:“你这孩子倒真灵光,生死之际,还记得清人脸。”

韩松讪讪而笑,并不答话。戏志才见她动作拘谨,眼中有不安之色,知道她年幼经变,孤身关在这里,心中必然惶恐。他也不安抚,施施然走到几前坐下,问道:“我见你独坐深思,想的什么?”

韩松道:“我听外面人声熙攘,不知是不是将军要退兵了。”...

04 Mar 2016

【三国】寒松传-01

文前预警:

1.穿越女主;

2.陈宫劝曹是演义情节;

3.此文设定初平四年曹操初征徐州,小说家言,谢绝史实讨论。


卷一 后十八年松柏


第一章 韩松

陈宫在大营前勒马,方令一骑士传信入营,就见两个持戟兵士,领一葛衣童子朝营门前来。那童子见得陈宫下马,嚷道:“正是我叔父!”几步奔上前来,扑在陈宫脚下。

    陈宫心中惊奇,挥止护卫,低头一看。只见这童子身量十岁上下,小脸满是脏污,并不认识。陈宫问道:“你是何人?”只听童子语声细细,疾道:“将军若不识我,则我命休矣。求将军救我一命。”...


25 Feb 2016

南柯 09

忽忽数日,又逢常朝。朝中除东征外并无大事,又有数人上表言道劳师伤民诸事云云,不过数月下来,粮草兵马筹集大半,反对之声已然减小,不过行惯例而已,刘备也听过便罢。孔明知道刘备不过待反对之声平息,出兵之意已然明朗,只望刘备能听他谏言,放弃亲征。他正坐席上,见赵云远远向他望来,眼中颇有失望之色。突听得一人道:“臣有表奏。”抬头一看,却是从事祭酒秦宓。

只听秦宓朗声道:“臣有‘谏天时不谐于东征’一表。臣宓言:夫天时者,天行之常理也。学者识之,可见吉凶于将然未然之间,盖天有灵,示人以警也。其在天,应于星象;其在地,应于朝堂。北斗居于中央,人主应之……”

秦宓甫一开口,孔明就觉不妙,待听得几句,只觉悚然...

06 Sep 2015

南柯 08

刘备带张飞回了禁中,孔明坚持自己回去,刘备也就随他,只命一队甲士护卫。这一步却走的差了,他拿卫士披风遮住一身血衣,回到府里,先把黄夫人唬得魂飞魄散,好半天才安抚下来。孔明洗浴更衣,道要休息片刻,于是在榻上双目一闭,这一觉竟睡到了第二天晚上,推之不醒。把刘备都惊动了,又遣医官,又亲自来看他。孔明晚间醒来,好不容易弄清楚状况。出门见皇帝坐在厅里,震惊还胜见了刺客,连忙请罪。

刘备微怒道:“坐着罢,丞相装病都不请罪,真病了倒这般多礼。”

孔明笑道:“臣上次装病,是为安陛下之心,这回却无大碍,只平白让陛下担忧。”

刘备道:“医官说孔明连日里劳累过度,常靠精力维持。昨日遇刺,大起大落,心神动摇,一...

06 Sep 2015

南柯 07

请先看06补完部分。


他双手一碰枪柄,就觉果然沉重得非同一般,竟不似兵器,倒似一秤砣。正要说话,就见那匠人眼中精光一闪,一下将长枪并整个铁架都推入他怀里,掌中出现一柄短刀,径从他下腹刺来。


张飞大叫一声,仰面便倒。


——————————


却说张飞大叫倒地,孔明在丈许之外,循声去看,尚未及反应,突觉耳后一凉,他不及思考,抄起案上章武一剑,反手横劈出去。只听金铁交击的一声脆响。孔明回头一看,竟是张飞身边一甲士手上长刀不胜章武之利,应声而断。再一看,门边两个府中护卫皆已倒地,另有一人正从地上尸首上抽刀。他心中实有惊涛骇浪,面上却不显,也不后退,反而...

05 Sep 2015

南柯 06

孔明道:“关将军随陛下起于微时,与陛下亲若兄弟。东吴背信弃义,袭杀关将军,如断陛下臂膀。陛下欲兴兵报仇雪耻,虽非上策,但心中悲愤难以抑制,一时蒙蔽,亦是情有可原。”

刘巴道:“关将军殁在建兴二十四年,距今几有两年,若陛下果激愤至此,何不早早发兵?”

孔明道:“其时荆州新丧,朝局未稳,唯有忍其一时也。”

刘巴道:“既忍得这一时,为何不多忍几年,待下了曹丕,孙权岂不望风而降?”

孔明道:“陛下年逾耳顺,虽然圣体康健,只恐心中焦急,不愿再等了。”

两人一番对答,刘巴双目炯炯,直视孔明,孔明却面色平静,随口而答而已。刘巴瞩目他半晌,仍不见他有何变色,忽地将手一拍几案,怒道:“既然伐吴乃一时激...

04 Sep 2015

南柯 05

孔明直到平旦方回屋暂歇。他素日里作息极为规律,过不了多久,又自起身,欲要去署衙。黄夫人被他搅得亦是一宿未安,此时方怒道:“你糊涂了?记得日期时辰吗?”于是想起今日恰逢休沐。他拥被呆坐片刻,竟觉心中空空荡荡,只道:“我记得有事要做。”

“君倒有无事要做的日子吗?”黄夫人闭着眼道,“我替你记着呢,许司徒病了,刘尚书也时好时坏,日前提起,说逢到休假要去探问。但你这个时辰去,谁爱来见你?欺负别人不敢赶你吗?”

“许司徒倒罢了,刘子初一定打我出去。”孔明笑道,又躺下了,但究竟睡不着,只睁眼看着纱帐。过了片刻,道:“阿丑信世间有鬼神吗?”

黄夫人困倦,随口应他:“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假若有呢...

02 Sep 2015

南柯 片段

之前看到有GN提到秦宓,写了这么一段,不是正文,就是觉得有趣

____________________

孔明入得监中,尚未走近,便听得狱卒道:“秦祭酒,丞相来见你。”

秦宓道:“我不见。”

狱卒奇道:“为何?”

秦宓道:“心情不好,不想见。”

狱卒喝道:“你当是在自家庭院里吗?阶下之囚,上官来提,你倒还有想见不想见的!”随即一阵西索之声,大约是兵卒把他提了起来,安置在牢内小桌前。

秦宓叹道:“唉,早知官身不自由,一朝真入枷锁中。料得今日伶仃事,草堂晓色映山头。”

他说的阴阳怪气,孔明倒听得笑了,在他面前坐下,道:“子敕是在怪我。”

秦宓也不答话,也不正眼看他,直到他坐定了,才...

30 Aug 2015

南柯 04

刘备以仁德待下,从不拘礼,马超归降后,见他宽厚,竟曾直呼其表字,惹得关张大怒。他封王称帝,也不耐烦称孤道寡,如今独处时用以庙堂之语,已颇有降罪之意。若是李严等人在此,听到这一句,定然已跪了一地。然而孔明其人,处事自有准绳,平日里刘备要他不得拘礼,他自行礼如仪。这时听此一问,却眉目不动,只应道:“回陛下,臣此来非为东征之事。”

“哦?”刘备道,“丞相月余不曾入宫,早不来,晚不来,非得与翼德撞个正着。若不是担心朕被翼德说服,兴致一来立即发兵向吴,还能有什么事?”

他摇摇头,又转过身来,看了孔明片刻,突然低叹一声。

“朝堂上熙熙攘攘,个个都言吴不可伐,朕见孔明一言不发,便知你意亦觉不妥。只道你...

29 Aug 2015

南柯 03

没时间考据,都是瞎编的,别介意【。


孔明在皇宫西门外百米处下了马。说是皇宫,不过是略有扩张的汉中王府,其前身又是昔年刘璋建在武担山下供以娱游的一处宫室。刘璋父子世代驻守益州,为人宽柔少威,对军政亦无多少主见,闲暇之余便悠游玩乐,虽不至于荒淫奢靡,也把居所修筑得颇为雅致精巧。可惜辛苦一世,都为他人做了嫁衣。刘备入主成都,将刘璋旧衙做了左将军府,又把其余房产一一改作它用。然而这宫室用来做一王府尚算相宜,若做皇宫,则失于纤小妩媚,缺少庄严气势。国朝草创,虽然象征大于实质,仍有万绪千头,若不是孔明提起,刘备都要忘了册封自己的皇后,更无人有余力顾及宫室的规格。两个月来,仅仅是扩建了用于...

25 Aug 2015

南柯 02

“……云素知丞相持身谨严,不愿草率行事,但此战关系我大汉存亡,不得不请丞相勿要藏拙——”

孔明方按下惊疑之情,赵云一席话已说到了末尾,他虽然没听仔细,却也知道大致是何内容,盖因这番对话双方已经进行过不止一次了。 

“子龙,”他缓缓道,“你的意思我知道……”

“然而丞相始终听若无闻!”这英武的将军飞快地回答,猛地抬头,银盔下双目雷电一般朝他扫来,“恕云愚钝,不知丞相——先生?”

孔明向他摆摆手,料想自己心思百转,忧上加惧,多少显露在脸上,但也不知该如何解释,只好苦笑一声。

“子龙啊,”他叹道,走下几步去拉住赵云双手,“你这样赶来,莫非是想我也闯进宫去,在主公面前与翼德争辩道理...

23 Aug 2015

南柯 01

注:

1. 时间是章武元年六月左右,东征之前,张飞未死。

2. 算不上历史向,各种说法里挑喜欢的写。

3. lo主脑洞一向有点大,大家做好心理准备= =


孔明是被推醒的。

他睁着眼,怔怔地望着头顶黯淡的纱帐,良久才转过神去看坐在榻边的黄夫人。

“……何事?”他沙哑地问。

黄夫人一脸忧色,伸手轻抚他的额头,孔明瑟缩了一下,方觉自己已经汗湿重衫了。

“夫君眠浅觉少,我本不该吵醒你的。”她说,“但你像是做噩梦了。”

“……噩梦,”孔明喃喃道,他坐起身来,但觉一阵头晕目眩,黄夫人看得仔细,伸手扶了一把,才勉强坐直了,“不知这算不算。”

他这话出口,...

22 Aug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