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德的一些废稿

没见过的旧文档系列。原本泰德只想写三封信一万字的短篇的,这是最初想做结局的文档。然而计划不如变化快,我写到第二封信就诡异地转折了,脑洞太多装不下,这篇文废稿比正文都多= =。

————————

我是不是说了些太沉重的话题?我不希望如此的。我坐在山崖的边缘,看峡谷里游民在捡拾死人们的遗物,金红的余晖落在折断的长枪上。差那么一点儿,泰德,你也要成为这些沉默的尸体的一员了。如今你在哪里?你觉得好吗?

  你不害怕死亡,当然。我想我也一样。部分出于天性,部分恃宠而骄。我那位可敬爱的父亲给予我权力,在某条晦暗曲折的险径上,我们狭路相逢,他对他初次谋面的孩子说:“走开。...

25 Jan 2016

[原创言情]第六十八座石像

一直放着想修一修再发,结果还是懒,就这样吧。

——————————

第六十八座石像


A1. 亨利·亚伯医生的记录


    这个故事的开头,就像大多数其它故事一样,颇为无趣。我在一个湿冷的春日乘上了一艘穿越北海的大船。海面上雾气低垂,天空中阴云密布。我在狭小的船舱里拉了第三次服务铃时,有一位身着黑制服的船员过来敲开门。他向我道歉,并告诉我船上另有一位贵客,她的随从众多,要求苛刻,所以船务有些忙不过来。

“这是一个‘贵人’的数量和蝗虫一样多,而且和蝗虫一样到处飞的时代。...

11 Aug 2015

亲爱的泰德09

脏兮兮的赛特丽雅:

嘿,赛丽。你记不记得去年霜月的时候,我们从冬季庆典上回来,喝多了果酒,互相搀扶着回旅店。然后你嚷嚷着要看月亮,我们就在寒风里爬到屋顶上去了。薄木板嘎吱作响,结满了夜霜,我冻得瑟瑟发抖,你却不停地喊太热,还要扒我的袍子。我威胁说要打晕你了,你就对我发酒疯,一会儿说我是个傻姑娘,一会儿骂我不能理解你的心情,还做了好多甚至读不通的短诗。你那蹩脚的韵文我现在都记得,你说:
我在她的目光下重生又死去
她眼中从未有过我的身影
我又好气又好笑,说她到底看了你没有。你说和我说不清楚,然后突然大哭起来。我把你搬回房间里,好不容易把你哄睡着了,你倒又清醒了一半,拉着我说:“小格里看上哪个男孩子,招呼一...

11 Feb 2015

【原创存档】亲爱的泰德02

亲爱的泰德:

  又是我,格瑞娅。

  我知道你不会收到我的信的,我把它们割成难以理解的碎块,让啼乌带去远方。人们说这是会带来死亡的鸟类,但是我喜欢它们。它们有聪明的浅色眼睛,闪光的黑羽毛,而且它们也喜欢我。

  我正结束了一个糟糕的任务,蜷缩在王城背面的山坳中一个哨兵岗里。这岗位上的两位好先生中了昏睡咒,火还是燃着,奥兰多下着永无止境的细雨,把那些荒芜的山石打成湿漉漉的深黑色。我抬起头去看不远处的罪人塔,它在灰蒙蒙的天空里显得格外有压迫力,似乎随时要向我倾倒下来。

  你要问我任务的内容了,对不对?实话说...

07 Feb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