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柠檬多少坑

我心如秤。

 

歧路04

你们必然已经找不到的前文:

歧路01 歧路02 歧路03

04

他的话已经说得再清楚不过,梅长苏却只露出了然的神色。

“殿下是掌军的皇子,和殿下提过这笔生意的,想来不会只有我一个。”他说,“投机之徒,想靠离间天家骨肉得利。殿下对大梁,对陛下一片忠心,不愿有所牵扯,也是自然的事情。”

他语中有一丝讥诮,萧景琰不待与他纠缠,转身欲去,却又听他道:“别人或许对您承诺过不少东西,不过包括这大梁帝位,没有什么是您看得上的。我倒知道一件事情,想必您会有兴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到底是什么人?”萧景琰问。

“你也晚上好。”霓凰说,踢掉...

  73 19

残篇·五次梅长苏决意如铁

本来是要凑成一篇6+1和景琰的对应的,后来觉得用力过猛了,没发,打算把里面的梗改用到舒缓一点的文里,就是昨日重现。不过今天翻旧文档看到,发现有几个句子自己还挺喜欢的,是昨日那种文风不能写出来的。

——————————————

1.

那时他还不叫这个名字,但他确然已不叫林殊了。

“你可要想好了。”蔺老阁主说。

他不说话,只一点头。老阁主便轻轻地叹口气。

“阿晨,把九针给我。”

蔺晨却不动。

“爹,你别逼他。”他对他父亲说,按着那一卷金针不放,年轻的脸上急出一层薄汗,“他年纪小,一时想不明白……这一趟针下去,活不过二十年。现在觉得不要紧,等拔完了毒,后悔了怎么办呢?再说了——”...

  151 17

歧路03

“你在说什么?”萧景琰问。

“我在说什么,”梅长苏说,“想必殿下是心中有数的。”

他眼中又一次流露出一种奇异的情绪,是在皇城中的雨幕里,萧景琰曾经瞥见过的。当时他并没有分辨出来,只是觉得这目光有些刺人。此刻,他突然意识到了,从梅长苏的表情中,从他那些拗口的,偶尔忘记转换的自称里,从他那件与氤氲王气格格不入的大衣上——

他踏上前一步,猛地抬肘,把梅长苏重重推在后面的展示柜上,一手摁住他的双臂,一手直接就卡住了他的脖子。

“我不管你以为自己知道什么。”他俯下身说,语调冷如生铁,看着梅长苏在他并紧的手指间脸色发白,“我不管你以为自己看到了什么……如果你觉得凭着这点东西,你就能要挟我,那可就大...

  70 10

歧路02

没法提示,重发算了。

————————————————

萧景琰又看了霓凰一眼。

“哦?”他说,“不知我劫从何来啊?”

“时间还没到,殿下就出来了。刚才在会场,想必遇到了些怪事。”苏哲说,似乎完全没听出他语调中的讥讽之意,“是不是有人说了不该说的话呢?”

“老调重提而已。”萧景琰说。

“今天发生的事,确实只是老调重提。”苏哲说,“不过今天本应发生的事,却不是这样的。”

他这话有点拗口,萧景琰皱起了眉头。

“什么——”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苏哲说。他们在皇宫范围,一般来说,凡是得到进出许可的平民都要求穿传统礼服。但今天是媒体开放日,又有不同。他披着一件现代感极强的灰大衣,在阴...

  51 18

歧路01

设定为皇室权力较大,体制不完善的君主立宪制国家。

人类已经无法阻止我的脑洞了。


1.

萧景琰从觐见室里走出来时,窗外已经开始下雨。他沉着脸,一步不停地沿着长廊往外走去。列战英快步跟在后面,一边给他递上大衣,一边小声地提醒他。

“殿下,”他说,声音里含着些焦虑,“媒体已经在外面了,您才呆了五分钟,就这么出去……”

“我和父皇不和又不是新闻了。”萧景琰冷淡地说,丝毫没有放缓脚步,“有什么可奇怪的。”

“可是今年是大选年。”列战英说,他也身材高挑,但为了跟上萧景琰的步伐,险些小跑起来。“虽然......陛下的支持仍然是决定性的。如果两党的候选人都认为您与陛下意见相左,那下一季度特区的...

  121 18

【琅琊榜】昨日重现(上)

人物:蔺&靖&苏

警告:原剧结局

 高亮:友情向,友情向,友情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1.

 到了最后几天,蔺晨常常想起很多年前的事情来。有时候是很久远的事情,是他父亲在手把手教他念九针经注,屋子里浸满了草药的香味。更多的时候,是梅长苏坐在他父亲面前。那个时候他还不叫这个名字,他长一身白毛,又不爱说话。蔺晨觉得有趣,年轻人不嫌刻薄,打第一次见面起,就管他叫阿白。 
“你可要想好了。”他父亲说,他父亲是天生的庄家门人,到了晚年,更加的出...

  118 16

六次蔺晨觉得飞流是个傻孩子,一次他觉得自己才是真傻

1.


“这是个傻子。”蔺晨说。

“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梅长苏责备说,但是说的漫不经心。他把那木呆呆的孩子轻轻拉到身前,拿一块甜糕逗他,“你说给他起个什么名字好?”

“我只是实话实说,你好好想想。”蔺晨说,“你看他两眼无神,行动僵硬,口鼻……”

梅长苏把甜糕丢在他脑袋上。

“我又想了想,”蔺晨说,“这孩子是大智若愚。”


2.

“就算他武学有天赋,”蔺晨说,“也不能掩盖他是个傻子的事实。”

“这么大个琅琊阁,再加一个江左盟。”梅长苏说,“还养不起一个飞流吗?”

“为了养一个你,已经吃空了我半山的灵丹仙草了。”蔺晨说,“你能不能有一点病人的自觉,不要去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187 16

六次萧景琰疑惑不解,一次他心如明镜

昨天顺手写了个5+1,突然觉得有趣。好多年没抒情了,意识流莫怪。

————————————

六次萧景琰疑惑不解,一次他心如明镜

1.

起初,这只是一个眼神。

萧景琰一抬头,发现梅长苏在看他。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作为一个谋士,目光总要落在主君身上,察知他所有微末的喜好,求他所思,谋他所想。若是议事时梅长苏一心看着飞流,那才叫不对……话虽如此,这个眼神仍然让他觉得怪异。这里面的情感太温软、太亲近了,好像萧景琰不是梅长苏攀附的一条扬名四宇、逐利天下的康庄大道,而是他细心陪护,在严冬拔节的一株幼苗。

那竟然是亲人式的。

萧景琰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

“苏先生如何看这个问题呢?”他问,明显...

  682 50

夜渡03

“是我来见你不假。我听闻你南下,从燕北一路追来,并不怕你知道。”白鸟——蔺晨道,他双眼狭长,唇角带笑,颇有些轻浮之意,此刻面色一沉,笼在江心寒雾里,却颇显冷然,“但你若不想有这一会,我这便回去又如何?”

进不进船舱,本是一件小事,不过一伸手一弯腰而已。然而两人竟僵持起来。隽娘立在一边,心中惴惴,渐渐地,连木桨都停在水里,并不摇了,只凭小舟顺着江流悠悠漂去。

“蔺阁主。”客人答道,“你若没有问题,自然可以走了。”

他的话很是平常,语气之中也无特出之处。然而蔺晨听得此语,长眉一轩,竟大笑起来。

“我道如何,原来在这儿等着我。”他道,面上满是讥讽,“怎么草民一句无心之语,陛下竟这般小肚鸡肠,...

  29 3

夜渡 02

在这样昏暗、浩渺的烟涛之上,这样一艘无舵无帆的小舟,能遇上什么人呢?若是隽娘的父辈在这里,心中已翻过了无数骇人的猜想。但她年纪小,又没有尝过多少人与人相争的苦处,并不害怕,反倒当真翘首以盼起来。一边又想,若是有一帮大盗来劫,我就跳到水里去,自是不怕的。可是客人不知会不会水,若不会,我该怎样救他才好?
渡船如一片苇叶飘入了江心。夜幕轻烟般落下来了,细雨散去,江面的柔光照亮了船头。月亮升的晚,在雾气里露出一点尖足。天地之大,都不见了。只有薄暮里这一叶孤舟,半抹凉月,和桨下亘古东流的江水。
隽娘摇着桨。她天然心性,见了美景,便想应和赞叹。然而百般辗转,仍是不敢出声打破这涛声缄封的寂静。只心里低低地哼起渔...

  28 7

夜渡 01

隽娘把雨帘撩开的时候,正看到那位客人站在渡口。她赶忙从窄舱里钻出来,伸手去找船桨。起的急了,忘了蓑衣仍在地下,秋雨疏一阵紧一阵,瑟瑟而来,满头乌发瞬间被打得透湿。

那客人远远地望见了,伸出一只手来,手掌缓缓下压,意思是不急。他说不急,隽娘却不能当真,只草草把雨笠按在头上,摇桨向他划去。

她来得急切,原是为了生计。可到了眼前,却后悔起为何不慢慢来。盖因离得近了,才发现此人顶风立在细雨里,面容俊朗,神色凝重,颇有庄严之感。眸光扫来,沉沉若有实质。她心中并无绮思,但女子天性,自然地生起一点羞惭,觉得自己形容狼狈,不堪入人眼目了。

她这厢心中着恼,那客人却不知道。见她把小舟靠在岸边,已开口...

  53 11

随感

我觉得郡主最惨了,景琰还算得了个天下,偶尔坐那儿想想,小殊的神魂都寄托在这大好山河之间了。可郡主真是我心上人悄悄地来,悄悄地走,和我关系不大。除了一句飘渺的承诺,连点念想都没有,过个十来年再想起来,恍如一梦,找不到什么东西能证明他来过了。

  15 18

百家讲坛1.4

   《梁书》里记载说:“承平元年秋七月,宇文奇背盟,楚军北上,三年乃平。”在云南王穆毅死后的一个月内,梁楚两国之间维持了二十多年的和平就被迅速打破了。南朝的史学家普遍认为,这是因为当时的南楚皇帝宇文奇抓住了梁国新丧大将的机会,趁火打劫。而这也给陈省一派的学者提供了有力的支持:穆毅一去,梁国边境立即陷入战端,大梁国的皇帝就算再不喜欢云南王,又怎么会这么糊涂,自断臂膀,砍倒自己的护国柱石呢?

但是吴道生认为,“见其果而想其因,往往错谬”,陈省等人被现象所蒙蔽了,看到穆毅死后边境大乱的结果,就认为思帝肯定不会傻到要自己除掉他。“然若南境不失,腐儒以何知穆王...

  71 12

百家讲坛1.3

   那么,穆毅会怎么看待他收到的这十二个字呢?我们回过头来看。皇帝问边境是不是出了问题,乍一听起来,是表现出了对云南王的不信任。然而仔细一想,又是信任的体现。因为从梁楚边境到帝都金陵,相隔有两千多公里,就算是现在坐火车,如果不是高铁,也得耗个小两天。驿马日行五百里,来回一趟要半个月。这样的距离,如果思帝真的认为云南王在对他隐瞒消息,在他背后搞什么小动作,这样千里迢迢地一句问话,能起什么作用呢?   

   一种可能的情况是,这十二个字就是字面意思。皇帝听说了一些边境的情况,然而没有得到穆毅的奏报,他有点不安,所以单纯...

  59 5

百家讲坛1.2

   一件事情在历史上有争议,多数在这么几个方面:这件事情到底有没有发生过?这件事情发生了,是谁干的?这件事情发生了,有什么影响?云南王穆毅之死,关键的就是这第二个问题。   

   梁历承平元年,也就是公元958年,当时的云南王穆毅接受了一道来自帝都金陵的诏书,这并不是一道正规的诏书,它是一个问题,而且很简短,它是这么说的:   

   “朕闻南疆有警,穆军已动,然耶?”   

   也就是说,皇帝问穆毅,我听说呀...

  66 12

【百家讲坛·易中夫纵品南朝史】1.1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品南朝节目。上一期里,我们讲到了梁武帝最后一项功绩就是平定西南,与宇文家的楚国划江而治,使其蜷缩在炎热潮湿、充满瘴气的山岭地带,彻底失去了进取中原的地理优势。但同时,武帝也留下了一个隐患。为了牵制蛮横好斗,悍不惧死的南楚土著,他将投降梁朝的南楚大将军穆旦封为云南王,让他世代镇守梁楚边境。在武帝看来,这当然是一个不赔本的好买卖,因为云南本来就不是咱们的!以南人制南人,打赢了当然好,打输了死的也不是自己人。所以,他给穆府的权限,可以说是很宽厚的。穆家对于云南地区有世袭的统治权,还可以自己组建军队,自己制定法律,等等等等,除了郡王要接受朝廷的...

  95 19

梁史求梗

想把注梁史写成一个系列,主要是上一代的故事,包括祁王,梁帝,林燮,言阙,谢玉夏江,静妃,滑族等等。还有异人,比如蔺晨等等。原作提的比较少,全靠自己脑补估计要吐血,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什么想法,任何严肃的大事件或者轶事都可以,如果用了会加上梗出处....只要你接受好长的梗写出来以后可能会变成十几个字....成品参见隔壁长苏传(然而不会有那么长= =
举个例子,轶事如这样的:--太皇太后梦有美玉入怀,文理通透,炎炎若朝日。未几,皇七子降,赐名为琰。 ---
当然不用文言给我,说“景琰的名字可能是这样来的”这样就行了。

另外我内心深处是只靖苏狗,但要放大镜才能看出来(严肃脸),大家别抱期望= =

不知道...

  32 26

昭帝传

其实我是想写个昭帝传的,篇幅很长,巴拉巴拉几十年。里面关于苏先生一句话都没有。所谓一字不著,虐在其中。
然而我想了想,又觉得用这种方式虐人实在太吃力不讨好了.....


林殊为什么要叫殊呢,这个字很少用吧。

  12 18

【琅琊榜】梅长苏传

*本文所涉书史引用,纯属胡扯,如有雷同,算咱有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吴道生注南朝史·梁书卷六十三·异人传第七·蔺晨甄平梅长苏传》


梅长苏


    梅长苏,廊州人也。生年不详【1】。承平初年,南楚新乱,北境未安【2】,残寇流于南北,祸于江淮,民自起结社而抗之【3】。死者甚众,未有功。明年,长苏出,胸有经世之谋,长于战阵之法。身有寒疾,无负刃之力,然召令义勇以抗寇贼,十九克胜。江左淮右之家,多有立生祠以奉者。承平五年,集豪杰异士为盟会,号为江左盟,法度...

  551 66

段子

......昭明二年,追封赤焰旧臣。加封扬武伯为成国公。欲封殊为国公,享美谥,又欲以霓凰郡主之义子瞻承其嗣,食万户。礼部尚书叶英当廷谏之,言国朝无此法制,又言殊固然忠勇,年幼德浅,不足以享此封。谏之,弗听。再谏。诏令已下,尤言不敢受命。诏书封还,会帝宴群臣。帝闻讯而起,下阶至英前,拔剑断其案,斥曰:若无林氏,你我何以有今日!英曰:林将军之封不符其实明矣。今日陛下以情乱法,不知明日臣等又伊于何处!帝持剑欲斩之,英昂然不避。满殿震悚。文国公言阙阻之曰:陛下与将军情谊深厚,天下尽知。然厚封无名,徒增物议。将军泉下有知,亦不愿陛下为宽一人之心意,乱林氏一姓之清名。语未及毕,忽忽然涕泪皆下。帝怅然久立,...

  73 10

54

看完了。
这结局挺好的。不觉得是个BE,就是让人一阵怅然。比起伏案大哭,我还是喜欢含蓄的长林军三字。
十集左右的时候,霓凰拿着两封书信对比,发现林殊和苏先生的字迹不一样,后来蒙挚问苏先生,先生说如今身体弱,已经写不出原本的笔迹了。当时我心里吐槽了一下,因为道具里拿的哪里是不同字迹啊,明明就是楷书和隶书两种字体啊,这当然同一个人写也不会一样了!
没想到结局的时候宫羽给霓凰送死讯,那信封上写的“吾妹霓凰亲启”是楷书,这字体把我虐个正着,只觉五味交织翻涌而来。

  21

在法庭手贱刷了一下首页
满屏剧透太残酷
剧透的还是个BE

  2

52

总体感觉是,俩男主之间那种欲说还休的尴尬都要溢出屏幕了。是不是台词太耿直了的缘故。

太累了 不写评 周末如果有空连结局一起补上吧

  3 2

49

0、我觉得这两集,不管是感情还是逻辑,都挺好的。甚至坦率地说,有些还比删掉的原作剧情更戳我。不过lo主寂寞惯了,没有为解释自己喜不喜欢认不认同而长篇大论的兴致。这条lo还是照旧漫谈,就算说到也没有深究的意思,更懒得辩论,觉得自己立场坚定感情真挚的朋友,都可以出门了。

1、哦对了因为今天我是连着看完了才回头写评的我忍不住要说一句核心感言:这两集里,景琰和苏先生都达到了颜值巅峰! 尤其是50里的苏先生!阴森森的天牢里冷光一打!简直他妈如冰如雪!原来他妈的映照人间冰雪样真不是诳我啊!急求速效救心丸!

2、高公公这个立场转得蛮快嘛,果然是不吹自倒了。然而这么安静的空空荡荡的大殿里,你就算...

  75 5

47,48

1、虽然靖苏tag每天都增加一百多,然而几乎全是脑洞和吐槽。心累。

2、其实我一直觉得飞流的打戏假假的,平时行动一点也不轻盈,并没有会武功的感觉【。然而对少年演员要求好像也不该太高【。

3、请告诉我我不是唯一一个觉得阁主的发型显脸大的人……

4、梅宗主的谋士标准表情又上线了……以小殊的遭遇,听到罪魁祸首这样轻松地死掉,眼睛都不眨一下,反而让我觉得这是最体现他隐忍深沉、所图者大的地方。

5、我说的就是他们背后挂的那两幅字!有没有人看出来写的是啥!逼死强迫症了!

6、苏先生,靖王闷闷不乐不是因为累,真的,你和你娘快把他逼疯了。

7、哦,对不起,是你和他娘。

8、吓死我了,景琰穿这一身...

  60 11

46

1.我一下完,网速就变成了500k/s。

2.突然发现此剧的女性角色,从璇玑公主到宫羽,没有一个软柿子。静妃和郡主这一对视一点头,立刻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简直羡煞靖王【咦

3.别哭啊郡主!我喜欢你啊!

4.红颜旧这首曲子真是太凄婉动人了我已经循环了半个月了。

5.甄平也是操碎了心,我如果是靖王,想到人家故意抬高声音,是为了防止苏先生说出什么不适合在自己面前说的话,简直要气出病来。……然而靖王估计也想不到,所以开心就好【。

5.哈哈哈哈哈哈哈景琰坐下来之前那一下皮笑肉不笑的脸色笑死我了。我错了我不该低估他的情商,这一下真是釜底抽薪啊。“问过你之后,我自然还要去问一遍母妃”,你为何下套都...

  53 3

45

1.用20kb/s下剧的人你们伤不起……

2.誉王凄厉的叫声吓得我甩了耳机,不就是一败涂地吗这又怎么了(……)这是当场就疯了吗【。真是权力把人逼成野兽啊【。

3.誉王妃和皇后对话时那个上面俯拍两人裙裾的镜头好漂亮。

4.哈哈哈哈终于吃到了殊凰糖!二十多集都没有看到女主了我心多么醉!我好喜欢这样含蓄干净的BG感情戏!“不是我叫她来的""她没有照顾我““她就站个岗。”果然苏先生聪明人就是不一样,人家问一句答十句句句都解释,一点误会都没有。景琰你好,景琰再见,景琰你慢慢来。郡主这儿转头就走有点我知道你没啥不过既然你心虚我就顺势吃个醋的感觉,超可爱。为何这么可爱不捅刀的CP你...

  22 8

43,44

1. 拔剑梗看得我窃笑不止,因为四十集以来,苏先生第一次看起来完全懵了,感觉他是内心斗争了半天,然后硬着头皮往下讲,都不敢抬头看景琰。


2.我觉得大家都演的好棒啊,眼神里情绪全都呼之欲出啊。虽然靖王前面出现了这么多怀疑的疑惑的纳闷的眼神,但拔剑那一下他的神色真的是“震惊而不敢置信”……


3.只有两个人知道的小路这种梗真是太言情了,以至于我觉得无话可说。这条原著有没有啊,我怎么不记得啊。


4.宗主你还缺门口站岗的吗?


5.我有一个意中人,她会穿着白盔白甲,杀过千军万马前来为我背锅……


6.预告里那个满头白毛的聂峰我一眼看去以为是宴大夫……


今天看得好...

  28 2

41,42repo

1.靖王这是长进了……在梁帝面前那一脸的耿直简直让人无言以对……作为观众,听到他那句“景桓如此笼络可有成效”,好想为誉王吐一口血= =

2.此剧三观之正,真是让人叹为观止,感动cry。然而说得这么直率让我有种羞耻感……

3.我喜欢苏先生这一集的衣服,和般若的cos装。

4.我觉得好多集之前出现的璇玑公主那个小演员真的非常有神韵,穿着宫女的服饰,却有种眉间暗藏风云的感觉。玲珑公主和璇玑公主的设定,虽然只有寥寥几句,但爱恨纠葛都非常带感。

5.……静妃刚刚说景琰不懂茶,马上画面一转变成郡主差弟弟给苏先生送好茶过来,告诉我你们是故意的……【然而苏先生马上解释说有些人就是不喜欢茶嘛没...

  40 4

我的心啊

34的预告比33还虐的多。

  1 3

© 一颗柠檬多少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