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柠檬多少坑

我心如秤。

 

暮色中下着细雨,我走在家乡倾斜的平野间,一条小路蜿蜒向宝塔去,两面一排排的年轻的树,冬季细瘦的枝条在地平线上编织出铁丝似的弧线。
我的家乡。它的细雨。它灰黄的暮光。它枯焦的蔓草。萧瑟的,湿漉漉的秋叶。一直是我所深深地爱着的。
在这爱慕中。我感到害怕。我看向那暮色,想这一切如何降临在我的身上,我却茫然不知。我如一只草籽大的细小的蚊虫。看红日降落,知道寒冷,却无计可施。
当然。没有什么真正的改变了。我们仍要做必须做的事。
我们要创作。要梦想。要战斗。要死去。
要成为黑暗里燃尽的烟尘。
我仍会感到害怕。
我多么爱这一切呀。
这烟云。这细雨。这一丛丛杂乱的草树。
这潮湿的、灰黄的暮夜。

  366 12
 
评论(12)
热度(366)

© 一颗柠檬多少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