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S】【三巨头】曙光未至(END)

伯爵茶:

原作: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

分级:G

警告:剧透

配对:三巨头友情向;有一部分可能有点微妙的B→S。

简介:故事发生在影片结束之后。布鲁斯和戴安娜试图建立联盟,合作中,他们谈起了彼此。有那么几次,还谈起了超人。

 

 

1.

“在梦里,我看见蝙蝠带我上升。”布鲁斯说。

戴安娜扬起了眉毛。

“然后呢?”她等了一会儿,说。

“没了。”布鲁斯说。

“你知道,”戴安娜批评说,“我告诉了你天堂岛全部的起源故事。”

“我也可以告诉你哥谭城是怎么来的。法国人带着枪。”布鲁斯说,他从蹲踞的姿势站了起来,俯瞰脚下的城市,披风垂落在石像上,瞬间被高处的狂风席卷开来,“不过你可以自己谷歌到。”

他踏前一步,身体前倾,几乎就要从这座尖顶上俯冲下去了。然而戴安娜拦住了他。以他们所处的位置,这原本是不可能的。

“做个坦诚的人,B。”她噙着一个微笑,双手按住布鲁斯的肩甲,他们的身体形成一个危险的夹角,灯火在她身下几百尺绚烂地闪光,“是你提出交换故事的,你可不会喜欢我追在你后面。”

布鲁斯用靴跟使力,退回了原地。戴安娜随之挺直身体,悬浮在他面前。

“我说‘你可以告诉我’,”他干巴巴地说,不得不抬头仰视她,“没有说要反过来。”

“有人告诉过你不要和姑娘玩文字游戏吗?”戴安娜问,“因为,她可能会不高兴?”

“你是说,因为她可能会捏爆我的蛋。”布鲁斯说,“抱歉,确实没怎么遇到这种类型。”

他的腔调突然褪去那种冷冰冰的粗粝,变得慵懒而磁性了,戴安娜险些笑出声。

“别糊弄我,男孩。”她说,伸出一只优美的右手,碰了碰布鲁斯裸露的部分面颊,“如果你不想交换,就别索取别人的东西。”

她侧过脸,看着夜色下的城市,长发在风中翻涌,她转过身去了。

“我说的是真的。”布鲁斯低声说,这让她停了下来,“在我的梦里,我看见成群的蝙蝠带我上升。”

“在梦里?”戴安娜说。

“是的。”布鲁斯说,“在梦里。”

他们久久无言。戴安娜向上飞,而布鲁斯退进阴影中去了。

 

2.

“我没能追上他。”戴安娜说,“他太快了。”

“说点我不知道的东西。”她的盟友在耳机里粗暴地回答。

戴安娜皱起眉,而布鲁斯马上道歉了——至少在他的标准。

“这不是个好计划,让我想想别的办法。”他说,电流干扰之下,他的声音显得低沉而疲惫,“追在类光速运动的人后面跑可能不是最好的选择。”

“你知道什么是最好的选择吗?”戴安娜说,“脱下盔甲,回去睡个觉。B,你听起来一团糟。”

“便士一会高兴的,”布鲁斯说,“还有人对我脱不脱盔甲感兴趣——”

“布鲁斯!”戴安娜严厉地说。

“别叫我的名字。”他回答。

于是那句话终于从戴安娜嘴里吐了出来,在内心深处,她忍住这句话已经很久了。

“放轻松,布鲁斯,”她说,“你不欠世界一个超人。”

 

3.

“有人说过吗?你比失恋的女高中生还要难缠。”巴里·艾伦说,他手里一个苹果以惊人的速度旋转成一片光晕,“我对这件事情没兴趣,你要怎样才能理解这句话?如果我想帮助别人,我可以单干。我不想抛头露面,让政府给我造塑像,或者设计个标志弄得人尽皆知,在电视上炫耀我的蝙蝠烙印——蝙蝠?顺带一提,你的品位糟透了。”

“你对我们的目的有所误解。”布鲁斯裹在披风里,心平气和地说。这种忍耐的精神,在戴安娜看来,着实突破了他自己的极限。她不禁怀疑有朝一日这个绰号为“闪电”的年轻人要为此付出代价。“我想组建这个联盟,并不是为了任何私利,也不是要形成一种独立的武装。这个星球可能会面临越来越多超出认识的危机,到那个时候,我们不能毫无准备。你的能力超出常人,你可以解决街头的罪犯。但是要面临来自宇宙的威胁,你必须接受训练,你必须学会和其他超能者合作。我们要学会作为一个团队战斗,否则当危机降临时,可能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巴里·艾伦侧过头看着他。“我有很多问题,”他以年轻人特有的,懒散又尖刻的语调说,“第一个——你有什么能力?”

说出最后一个单词的时候,他的右手以肉眼难以企及的速度伸了出去,直抓向布鲁斯的面甲。随着清脆的一响,戴安娜侧身在布鲁斯面前,精准地攥住了他的手腕。

巴里啧了一声,猛地把手抽回来。

“印象深刻,”他对蝙蝠侠点点头,“公主殿下。”

布鲁斯岿然不动,但戴安娜感到他锐利的目光严厉地扎了自己一下。我能解决这个。她从那面具里读出这个句子,忍不住扬了扬唇角。

 

4.

“你说到‘惨痛的代价’,”塞拉斯·斯通博士说,神经质地擦拭着镜片,“我想知道那是什么。”

“我知道那是什么,爸爸。”他的儿子说,维克多·斯通抬起头来,他的面孔一半被金属覆盖了,却仍然显得年少无辜,仅剩的琥珀色眼睛闪闪发光,“我看过军方的录像,你们在说超人。”

“超人的死,”戴安娜说,“不完全是因为我们没有合作。”

“但如果我们早一点这么做,”布鲁斯说,“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

他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只是给斯通博士推过去一张短笺。

“我知道,很难要求一个人为世界贡献出他的所爱。”他用蝙蝠侠粗哑的声音这么说,“不过有时,你可能需要为了所爱的人拯救这个世界。好好想想,然后决定是不是要联系我。”

 

5.

“在你累死自己之前,”戴安娜说,“我得和你谈一谈。”

“我不知道你还兼职心理医生。”布鲁斯说,把毛巾甩到地上,把自己丢进巨型显示器前的座椅里,“如果是阿福让你来的,告诉他你已经完成了,然后我们都能得到甜点。”

“我不像你,男孩。”戴安娜说,“我不对关心自己的人撒谎。”

这句话出乎意料的尖刻,两人都怔了一下。布鲁斯的脸色沉了下去,他的肩膀露出防备的姿态。戴安娜决定速战速决。

“我不管你是怎么理解这个逻辑的。”她说,“超人的死不是你的错。看在赫拉的份上,布鲁斯,那对你、我和他都是一种侮辱。他为整个世界作出了牺牲,没有任何人可以为他的决定负责。”

“你误会了,D。”布鲁斯回答,“我并不自大到这种程度。”

“告诉我,”戴安娜要求说,“让我可以帮助你。”

布鲁斯张开嘴,又合上了,仿佛刚刚阻止自己说出什么残酷的东西——戴安娜理解这个,布鲁斯对她格外优待。因为他深入骨髓的绅士风度,也因为他知道他们关系的价值。他不会允许自己破坏它。

“……我曾经告诉你,”他们对视着,然后布鲁斯开口说,“我看到蝙蝠带我上升。”

“它们带我飞进了光明里,”他说,“但那只是个梦。”

 

 

6.

“布鲁斯老爷,”蝙蝠侠的管家这么对戴安娜说,“是一本行走的海明威。解读他的台词常让我觉得自己值得一个文学学位。不理解他生命中的种种失败,就不能理解他的价值。即便如此,他的决心和意志仍让我感到惊恐,而他那时刻不休的、自我苛求的本能,又让我感到痛心。”

“他是璀璨而惊人的,”戴安娜说,“我试图告诉他这一点。我远离战场已经那么久了。我从他身上看到活力,看到久远的光辉时刻。”

管家深深地看着她。

“从一个精疲力尽、屡战屡败的人?”

“正是如此。”戴安娜说。

 

 

7.

“而你是如何说的?”阿尔弗雷德问。

蝙蝠侠没有回答他。

“显然。”管家说。

 

8.

“我不认为你们可以理解,”亚瑟·库瑞说,他站在礁石上,隔着起伏的波涛怒视戴安娜和布鲁斯,鱼群在他身后危险地聚集,闪电在积云中翻滚,“我用生命的一半时间努力成为一个人类,另一半时间去做一条鱼。我终于放弃了那愚蠢的理想,我承认自己的失败,决心走另一条道路——你们不能就这样走到我面前要我放弃它。”

“信不信由你,”布鲁斯说,电光照亮他的铠甲,雨水击落在他的薄唇边,“我知道这件事,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可怕。”

 

9.

“联盟想知道它的导师在哪里庆祝节日。”戴安娜说。

“我不记得自己有这个称号。”布鲁斯说。

“你为自己赢得了它。”戴安娜说,“不过,我想这是你的导师?”

他们一起注视着那座简朴的石碑,布鲁斯说:“他太年轻了。”

“我五千岁了。”戴安娜说,“有许多时刻,我看着你的时候,仍然能得到启迪。”

布鲁斯没有笑,但是戴安娜能看到他眼中的柔光。

“受宠若惊。”他低声说,弯腰把花束放在石碑之前。他们站了一会儿,然后布鲁斯说:“我梦到过他。”

“那是,有点奇怪的。”他继续说,“你知道,我实际上并不认识他。”

“认识一个人并不需要多少相交。”戴安娜说,“战斗的记忆铭刻在亚马逊人的灵魂之中,我也梦到过他。”

“啊,”布鲁斯说,“我们人类更复杂一点。”

“我知道你曾感到愧疚。”戴安娜说。

“我仍然如此。”布鲁斯坦然说,就他而言,这直率实属罕有,“我在我的人生中感到挫败,而我把那种痛苦倾泻在另一个人身上,这是他本不应承受的。我为我的盲目感到羞愧,并且担忧我对这个世界造成的损害。及至今日,我仍时刻感受到那种鞭策。”

“我告诉过你,”戴安娜说,“你不欠世界一个超人。”

“也许我欠超人一个世界。”布鲁斯说,“一个受保护的世界。”

戴安娜摇摇头。

“我会为它而战。”她说。

“我知道你会的。”布鲁斯回答。他伸出一只手放在石碑冰凉的一角,戴安娜伸手放在另一边。

 

10.

“克拉克。”布鲁斯说,读出了墓碑上的名字。

“我梦见他迎着曙光降落。”他最后说。

 

——END——


好多东西没写出来……下次吧

28 Mar 2016
 
评论(5)
 
热度(478)
  1. whovian英伯爵茶 转载了此文字
  2. whovian英伯爵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