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是前朝的进士。他生性严肃,胸怀大志,八岁时用正楷在门前的照壁上写道:“我要以圣人为榜样,在第一等事上落后于别人的,不配称为男子。”到我八岁时,他就要我也拿笔去描那句话,使墨迹常新。第一等事,如他所说的,先是立身,再是立学。他自己是果然做到的。在京城三年一度的全国考试上,他得了第一名。但皇帝见了他的样子,嫌他行走时有跛足,做状元不够光彩,于是改为第二。作为弥补,嘉奖他穿状元的红袍。父亲不明就里,十分感激,以为皇帝赏识他,决心要做第一等的忠臣。这一点,他果然也是做到了的。


29 Jan 2017
 
评论(1)
 
热度(131)
  1. ROM一颗柠檬多少坑 转载了此文字